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第347章 彎弓射殺天師府讀書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眼前这个玄宫很大。
分有左殿。
右殿。
后殿。
一大批人灰头土脸的从左殿里退回到玄宫正殿,这些人一边脚步凌乱的退出左殿通道,一边惊呼着要塌了要塌了。
突然,玄宫里响起几声怒喝:“那里的是什么人!是死人还是活人!什么邪祟也敢在我们天师府面前鬼鬼祟祟!”
不由分说的,有几人还不等照面就已经杀向晋安,对站在石化树前的晋安先下手为强。
这些人里除了一人腰挂风水铃的风水师外,其余三人都是小凌王这一路强势招揽的人,四人一上来就是直接下了死手。摆明了就是随便找个借口,不想让晋安有开口解释机会。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因为这些人刚退出左殿就已经注意到从石化树上震落下来的几样宝物。
晋安大怒:“你们天师府的人在找死!”
没有犹豫。
大战一触即发。
黑暗的玄宫里,晋安手里石弓大放神彩,嗡!
弓弦剧烈震颤,有风雷叱咤之音在封闭的玄宫里炸响,如闷雷在耳畔炸起,振聋发聩。
石箭化作神虹,轰隆!
一箭射爆天师府一人!出手毫不留情!
嗡!
嗡!
轰隆!
晋安臂力惊人,连续不间歇弯弓搭箭如吃饭喝水般轻松,手上动作飞快的又连射三道石箭射杀天师府三人。
石箭上的巨大力道,带着神箭锋芒与霸道无匹力量,每射中一人,直接打爆一人半边身子,挨到边都是个死。
刹那。
天师府连折三人,浓郁血腥味在这座已经沉寂了千年的玄宫里快速弥漫开来。
晋安曾请教过义先生,风水先生会不少玄学妙法,尤其是借助山川星辰展开的杀招,杀起人来防不胜防,假如他碰到与风水师斗法,该怎么扬长避短,最快镇压了风水师?
义先生答:先发制人!不要主动入瓮!
风水说白了,就是个死物,你只要不主动踏入风水局里,哪怕风水杀阵再厉害也只能沦为废物。
所以晋安思来想去,最后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乘风水师还没反应过来前,果断弯弓搭箭射杀。
没有什么口水战,两方人马一照面就杀成白热化。
“尔敢!”
玄宫里骤然亮起神光,一道身影横空出世,背影伟岸、高大,威武法严,带着不可战胜的气势,其他人骇然看到,是霸道凌人的小凌王强势出手了。
小凌王这是想要维护天师府威严,不容冒犯。
不然在这洞天福地秘境里还有谁服他们天师府。
“天师府的人,你们做事不要太嚣张跋扈,别以为有天师府做倚仗,就行事无所顾忌,认为全天下东西都是你们天师府的,你们一上来就不由分说动手,分明就是想杀人夺宝,你们真当没人敢杀你们天师府的人?”
“这里是武州府,不是你们天师府高高在上,有恃无恐的京城!在京城里没人敢动你们天师府,不意味着出了京城后还有人肯卖你们天师府面子!”
晋安目光森冷,一点都不惧怕天师府,他弯弓搭箭,居然真的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要射杀小凌王。
在场其余人全都震撼看着晋安。
各个都目露骇然。
心神被惊骇到。
他们下地宫后,早就对天师府,还有小凌王一路上的霸道行径,敢怒不敢言,小凌王是什么东西都要强占,根本不给他们留口汤水喝,但面对天师府平日里积累的威严,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说实话,当听到有人骂天师府嚣张跋扈,听到晋安要杀小凌王时,他们内心有震撼,有敬佩。
敬佩晋安敢于直视小凌王的胆量与气魄。
但他们不觉得晋安能杀得了小凌王,小凌王原本就修为厉害,这次在洞天福地秘境里抢占了不少仙缘,他们见识过小凌王的手段,那简直就像是一尊陆地神仙啊。
面对小蝼蚁的挑衅,此时小凌王的眸光更加冷冽了:“什么阿猫阿狗,也敢诋毁我天师府清誉,你在找死!”
小凌王不屑解释,也根本不顾及这里还有许多双目光。
晋安不得不承认。
这个小凌王很强。
这才进洞天福地半月,小凌王的实力比起半月前有了很大进步,身上气息更加让人忌惮。
但他也不是人人拿捏的软柿子。
就当晋安要跟小凌王碰撞,搏杀上时,一道身影主动替晋安挡下小凌王攻击,是玉京金阙的徐安平!
“徐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凌王勃然大怒。
这趟下地宫,他连死好几个手下也就算了,如今就连从未被他放在眼里的路边随便蹦跶出来的一只小蚂蚱也敢反抗他,这对于一向强势惯了的小凌王,是一种莫大耻辱,想不到如今连玉京金阙的人也站在那只路边小蚂蚱身边。
“小凌王,今天这事本身就是一场误会,又何必赶尽杀绝。”徐安平气势如古,平静无波说道。
宛如位气质出尘的谪仙。
这个时候,天师府人多势众,晋安他们才三人,明显处于人数弱势,徐安平能在这时候主动站出来为晋安他们说话,已经是非常的难能可贵。
此时的小凌王,已经把晋安视作人生耻辱,根本就不给玉京金阙面子:“姓徐的,我称呼你一声徐兄,是看在玉京金阙的面子上,你当真以为我会怕了你不成?你以为就你在洞天福地秘境里有仙缘,别人就没仙缘吗?”
小凌王占着木鸢便利,这次在洞天福地秘境里的确获得了大量仙缘,话落,他脚踩一对风火轮,飞天而起,居然跟“离地腾空”仙体的徐安平,横渡长空的厮杀一起。
这时,天师府剩余的几位高手,联合两大高手迅雷般朝晋安三人动手了。
“一言不合就连杀我天师府四人,果然是妖魔邪祟行径,看我天师府今天替天行道,永除了你这个危害人间正道的魔头!”
那位从未出过手,脚上掉了一只鞋的老乞丐,和那位黄袍胖子中年男人,朝晋安这边迅雷出手了。
蓬!
那脚上掉了一只鞋的老乞丐,瞬间化作数十道一模一样身子,围杀过来。
给其他风水师争取布下风水局围杀晋安三人的时机。
晋安身边有一道身影猛的冲出。
是削剑!
噗哧!
削剑手里古剑对着某处空无一人的空气一刺,滴答,一滴鲜血滴落在地面,一道人影从虚空中被打现行,居然是那老乞丐。
他险险躲过削剑一剑,可手臂还是被古剑刺破一层皮,他目露意外的看一眼削剑。
此时的老乞丐,脚上唯一的草鞋也不见了,他赤足行走再次隐身,但他还是逃不过作为捞尸人削剑的鼻子,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气息,都逃不过捞尸人的鼻子。
削剑手里古剑绽放神性光芒,锋利劈开一处空气,空气被一劈为二,形成两扇神性翅膀扇开。
轰!
虚空里的老乞丐被狠狠震出原形,身子虚晃一下,胸膛翻滚,差点一口鲜血喷出。
“小兄弟小心!”
躲在石化树后的老道士焦急大喊,就见他从太极八卦褡裢里掏出一大叠黄符,全是驱邪符,足足数十丈,朝着晋安身边一掷。
这些驱邪符都是有灵之物,虽然老道士画的黄符灵性不多,但这些黄符一被掷出,黄符上的朱砂符咒赤亮,主动粘向正要围杀向晋安和削剑的数十道老乞丐身影。
砰!砰!砰!
那数十道身影上的法术被辟邪符破去,身子噼里啪啦爆炸起火光,最后统统燃烧成小纸人灰烬。
晋安没有理会这些只是充当障眼法,对他没太大威胁的小纸人,他在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射杀那名黄袍胖子中年男子。
他弯弓搭箭,嗡!
弓弦满月,爆发风雷叱咤大响。
轰隆!
石箭穿过黄袍胖子身体,他完好无损。
“啊!”
黄袍胖男人身后那些正在借助玄宫地形,打算布风水局的风水师人群里,响起一人惨叫。
一名风水师被石箭擦中头皮,直接半颗脑袋被炸没了。
看着没说几句话,直接杀成白热化的几方人马,玄宫大殿里的其余人全都目光悚然的远远躲到玄宫一角,远离几方混战的漩涡。
他们都惊骇看着明明人数处于弱势,才三人就敢挑战天师府威严的晋安他们三人,一边惊骇于这三人肯定是疯了,一边又不得不敬佩这三人真是胆大包天啊,居然真的敢明着挑战天师府和小凌王的威严。
看着才两人就与天师府的人杀得势均力敌,甚至还反压天师府一头时,他们骇然,眼前两人太厉害了,或许…真的有人能在地宫里狠狠打压天师府一头!关键是对方才两个人!
躲在石化树后鬼鬼祟祟扔黄符,看不出有太强实力的老道士,自动被他们忽视掉存在感。
忽然,他们瞪大眼睛,终于看到黄袍胖男人在这次秘境里得到的仙体福缘是什么了!
他们目露不可置信神情,那黄袍胖男人犹如水德真君行走人间,任何伤害都无法伤害他的肉身,但下一刻,呃!
他们齐齐一副如同见鬼模样!震惊瞪大两眼!
砰!
一枝贴着黄符的木箭,直接射中因为太自信,不躲不避的黄袍胖男人肉身,爆裂木箭炸出灼热火浪,把黄袍胖男人活活撑爆,炸成漫天雨水,噼里啪啦的雨打在地。
那黄符赫然便是二郎真君敕水符!
天师府折损一大高手!
露出躲在远处正在借山川阴宅,布置风水局的天师府风水师,晋安目光冷冽,那些缺少了强者挡在身前的风水师,顿时感觉手脚冰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