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大唐孽子 線上看-第952章 背靠大樹的大食糖商推薦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米塔尔,我觉得有点奇怪,我记得十几年前,还有不少商家从我们天竺运输糖霜去东方的隋国还是唐国售卖,所有的商家都知道我们天竺的制糖技术才是最好的!现在没有过多少年,他们怎么可能就可以制作出如此精美的砂糖呢?”
安塞洛家族的制糖作坊,已经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了。
从早年的小作坊到现在坎普奇兰城最大的制糖作坊,中间经历了几代人的努力。
这其中的曲折,外人是不清楚的。
但是安塞洛却是知道制糖技术的进步没有那么简单。
他不相信前些年还要从购买天竺糖霜的唐人,如今居然可以自己制作糖霜了。
关键是制作的似乎比自己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不合理啊。
“安塞洛,论起对唐国的了解,我可能要比你知道的多一些。这几年,除了以前一直都有的丝绸和瓷器,还出现了一些新的东西。这些东西的制作,简直就是巧夺天工,超出我们的想象。
你家中应该也有一面巴掌大的琉璃镜子吧?据说这个就是唐国的匠人制作出来的,如今在我们天竺,简直就是价比黄金。还有那鲸油蜡烛,不仅价格比我们的蜜蜡要便宜了许多,还更加耐烧,也是唐人制作出来的。另外那些宝刀,虽然很难买到,但是却是削铁如泥,非常受有钱人的欢迎。
唐人能够制作出这些奇妙的东西出来,那么他们的制糖技术有非常大的突破,也是不奇怪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复杂不复杂,我们能不能也学着做出来。”
米塔尔一边跟安塞洛说着话,一边却是想着自己应该要怎么办。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作为一名贸易商,他的选择要比米塔尔多一些。
如果甘迪砂糖铺子可以出售大量的低价砂糖给自己,他完全可以将一部分糖霜订单从安塞洛那边转到甘迪那边。
米塔尔完全有信心让这些雪白的砂糖在自己手中卖上一个好价钱。
至于安塞洛会不会对这个做法有意见……
呵呵,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难!很难!要让糖霜变得细腻入沙,又要洁白如雪,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安塞洛想不通甘迪砂糖铺子售卖的糖霜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走,我们直接去见一见他们的掌柜!与其在这里猜测,倒不如大家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一下,看看大家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米塔尔现在迫切的想要跟对方坐下来谈一谈,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反倒是安塞洛此时有点慌!
他是开设作坊的,除非对方手中有制作砂糖的工艺,否则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合作的空间。
而根据他的经验,像是这种商家,不管是贩卖糖霜还是丝绸、瓷器,他们压根就不懂生产技术。
“坐一坐也好,看看这个甘迪到底想要干什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虽然对这个会面不看好,但是心里慌得一逼的安塞洛还是心存侥幸,希望能够通过这次碰面来解决潜在的大问题。
……
作为天竺东南部最主要的贸易城市,坎普奇兰有不少的外国商家。
如今冉冉崛起的大食帝国,自然也有不少商人在这里出没。
虽然船队去广州深圳明州、扬州进货,可以获得更大的收益,但是风险也大很多,并且时间成本要高不少。
所以有许多大食商人都会选择来到这里进货之后,立马返回。
虽然成本要高一些,但是风险很小,来回可以节约很多时间。
“主人,您尝尝这个!”
在坎普奇兰最大的一家客栈里头,赛义德兴高采烈的从外面跑了回来,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给给了自己的主人贾比尔多。
“这是什么东西?看上去雪白雪白的,倒是跟上等的精盐非常相似!难道坎普奇兰的匠人已经可以制作出如此高级的盐巴了?这个进步也太快了吧!”
贾比尔多很是诧异的看着赛义德手中的东西。
“主人,您尝尝就知道这是不是盐巴了,这个我刚刚在界面上发现的东西,我预感这可能会是我们这一趟的天竺之行最大的收获呢!”
赛义德从小就跟在贾比尔多身边,主仆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所以没有外人的时候,彼此之间的交流反而有点像是朋友之间的谈话。
“盐巴是每个地方都需要的东西,虽然这些盐巴看上去质量非常上等,贩卖到麦加和耶路撒冷的话,也能挣一些钱。但是我们大食国内的匠人,也已经掌握了提炼盐巴的技术,这门生意,谈不上多好。”
贾比尔多一边发表着自己的意见,一边伸出食指在赛义德手中的白色物体上面沾了沾,然后放入口中。
“嗯?”
那一瞬间,贾比尔多的眼珠子就变大了不少,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
“怎么是甜的?”
贾比尔多忍不住吮吸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然后疑惑的看着赛义德。
“糖霜!主人,这是糖霜,不是盐巴!我从来没有想过糖蒜居然可以制作的洁白如雪,这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次见到。如果不是亲自排队去尝试了一下,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白色的糖霜。”
赛义德回想起刚刚自己的表现,比自家主人要不堪的多了。
当初尝试白色糖霜的时候,他差点没有把自己的食指给咬下来。
“你这是在哪里买到的?天竺人的制糖技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不可能啊,我前几天还跟坎奇普兰城最大的贸易商米塔尔吃饭,没有听到任何消息说这里的制糖技术有大的变化啊。就以米塔尔的精明劲,他手中要是有这种糖霜,早就拿出来炫耀,吸引我们高价购买了。”
“我稍微打听了一下,售卖这个雪白糖霜,我们姑且叫它白糖吧,是一家叫做甘迪砂糖的铺子,这家铺子今天才刚刚开业,之前坎奇普兰城压根就不存在任何叫做甘迪的糖霜铺子。
我也跟旁边的几个铺子的伙计打听了一下,这个甘迪砂糖铺子,是一名商家在前阵子刚刚租赁下来的,他们都不知道这伙人的来历。但是我今天认真观察了一番,发现这家铺子的掌柜虽然像是一名天竺人,但是他跟一般的天竺商人很不一样。在他身旁,还雇佣了一帮似乎是来自东方国家的护卫,很是厉害的样子。”
赛义德显然是一名颇为合格的仆人,知道自己把白糖拿出来之后,贾比尔多肯定会有许多的疑问,所以他已经提前做了一番初步的调查。
“你的意思是这个白糖,很可能不是坎普奇兰城的制糖作坊生产的?”
“没错!我认为白糖不是坎普奇兰生产的,甚至都不是天竺生产的。”
“不可能啊,天竺人的制糖技术是最好的,这里的气候也是非常的适合种植甘蔗,我们从麦加一路而来,根本就没有看到哪个地方还有种甘蔗,更不用说制作出这种白糖。”
贾比尔多常年在大食和天竺之间行商,对于沿途各处的风土人情还是颇为了解的。
“主人,你还记得之前跟米塔尔吃饭的时候,聊到丝绸和瓷器的来源吗?当时那个米塔尔喝高了,不小心透露出来这些东西都是来自遥远东方一个叫做大唐帝国的国度。
我们跟一些从麦加直接前往大唐的商家也有碰过面,他们虽然不愿意多说大唐的情况,但是那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国家,统治的国土面积不比我们大食帝国要少。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制糖技术到底如何,但是那个甘迪砂糖铺子的护卫之中,有唐人,这就由不得让我猜测这些白糖是来自大唐。”
“坎普奇兰虽然不是一名唐国商人都见不到,但是我听说他们一般就到南洋一处叫做蒲罗中的城池之后,就很少继续往西来到天竺了。偶尔过来几个商家,也都是一些投机取巧的冒险商家,难道唐人商家们开始改变主意了吗?”
西洋曾经是波斯帝国控制的区域,海上行走的商人也主要是波斯商人。
除此之外,拜占庭帝国和叙利亚、埃及的一些商人也会走这条商道。
但是自从大食帝国崛起之后,西洋就成为了大食商人垄断的海道了。
整个海上行走的船只,至少有八成是大食帝国的海船。
也难怪贾比尔多听到赛义德的话之后,会觉得奇怪。
“具体的情况我也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肯定这些白糖不是坎普奇兰本地生产的,看他们铺子今天的售卖情况,已经有许多人排起了长队。主人,我们要不要直接过去找他们掌柜商量一下,直接把所有的货都卖给我们!
你知道吗,这些白糖的价格,他们居然按照其他糖霜铺子里的糖霜价格来售卖,一点也没有变贵,这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浪费,这个掌柜根本就不懂做生意,不懂挣钱啊。”
赛义德觉得白糖就这么被贱卖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要是运回大食,这样的白糖至少可以比普通的糖霜售价高一倍,甚至是两倍!
“直接找甘迪糖霜铺子购买自然是对我们最有利的,但是坎普奇兰的码头全部都控制在米塔尔手中,他还跟城主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以往我们所有的物品,都必须通过米塔尔来购买,否者就别说能不能买到,哪怕是买到了,也没有办法顺利的装上船。”
贾比尔多的头脑还算清醒,知道在坎普奇兰做贸易生意,就不可能避开米塔尔。
人家能够成为当地最大的贸易商,肯定是有人家的过人之处。
大食帝国哪怕是再强大,他贾比尔多也不敢轻易的去挑战米塔尔定下来的规则。
否则今后他贾比尔多就再也别想从坎普奇兰采办物资了。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看着这么好的白糖不买,偏偏去买那又黑又黄的糖霜吧?主人您应该非常清楚,国内的那些贵人们对于白色的东西是有多么强烈的喜爱。只要我们能够成功的将白糖带回国内,根本就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那个甘迪砂糖铺子今天才刚刚开业,我估计那个米塔尔之前也不知道这个事情。如果那些白糖的数量非常有限,那么我们可以去直接买一点,米塔尔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如果人家携带了大量的白糖过来,那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等一等了!”
“等一等?”
“没错,等一等!看看那个米塔尔有什么反应!论起白糖的出现对谁的影响最大,米塔尔和那个安塞洛肯定是首当其冲。我们看看他们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之后再考虑采取什么对策。”
贾比尔多会选择坎普奇兰作为自己的物资采办地点,说明他骨子里就是相对比较保守,不愿意继续往东探索,寻找更低价的货物。
如今白糖的出现,他虽然很清楚意义有多么不凡,可是也不想冲在最前面,成为米塔尔发泄怒火的对象。
“那要不我再去盯着那个甘迪砂糖铺子,如果米塔尔他们有什么动作,肯定是避不开这间铺子的。”
“不,你先去码头好好的打听一下,看看那个甘迪砂糖铺子的货是从哪艘船上搬运下来的,他们的船队总共有几艘船,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贾比尔多意识到一个天大的转折点似乎摆在了自己面前,但是越是碰到大事的时候,他就越冷静,这是他能够成为大食国内颇有影响力的海商之一的重要原因。
毕竟,冲动可能可以占据先机,但是更大的可能却是万劫不复。
“好!我立马去打听一下!码头基本上都是米塔尔家族的人,我们以前跟他们也有打过交道,只要花费一点小钱财,打听这些信息不是什么难事。”
赛义德一边说,一边朝着门外走去。
“算了,我跟你一块去吧!”
白糖带给贾比尔多的冲击是非常巨大的,哪怕他做事非常冷静,也在客栈里面坐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