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81章 怒懟挑事精熱推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新眉,回灵虚去,这是命令。”
冷千杨眉头皱成川字纹,口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知道了,师兄。”
冷新眉低眉敛目恭敬地行了一礼,飘飘然而去。
“新眉!”
她出门的一刹那,冷千杨于心不忍叫住她解释了一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果然如此。
如自己推断的那样,师兄早就知晓一切。
“新眉提前恭贺师兄佳偶天成,得偿所愿。”
冷新眉回眸一笑,温柔的、轻柔地补了一句。
苏青之看着冷新眉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个女人一定在暗中谋划什么!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可不信此人是迷途知返。
除非…换了芯子?
谨慎期间还是离她越远越好。
两人正要踏出店铺,就被来人挡住了去路。
“说好的苟富贵勿相忘,苏公子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一道脆甜的女声响起,带着浓烈扑鼻的玫瑰香冲入鼻腔惊得苏青之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面前的这位女子让她犹如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
娇娇!
这是背叛自己跟沉鸢偷情的娇娇!
她此时出现在这里,用意简直是昭然若揭。
怎么办,怎么办,绝对不能暴露。
“是你啊,我当然永远记得你,借一步说话。”
苏青之上前一步去拽她的衣袖,却见娇娇眼圈一红开始哭..哭上了?
你这是闹什么幺蛾子?
“苏公子有如花美眷,可怜我..嘤嘤。”
“小宝,我到那边去等你。”
冷千杨摇着扇子很自觉地走向远处,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
明摆着小宝神色很不对劲,只怕是跟她的身份有关。
“哎,仙君别走呀,您跟苏公子的甜蜜故事给我讲讲呗。”
“我真的是特别想听呢。”
娇娇蛰伏多日特意挑这个时机出来可不是给苏青之显摆的。
她要捏着女魔尊的软肋,看她奴颜婢膝地伺候自己。
冷千杨听了此话,干脆御剑飞起冲进了云霄。
娇娇:“…”
苏青之:“…”
眼看挑事精一脸挫败,苏青之心情甚好地补了两刀。
“娇娇,喜糖我就不给你发了,因为你不配。”
“他比沉鸢优秀万倍,修为高深腰还特别好,一晚七次不在话下,是我的男人哦。”
这尾音上挑活脱脱就是胜利者的姿态,凭什么?
“姐姐命真好,娇娇自叹不如。”
娇娇强压着内心的怨恨,将指甲掐出了血。
“三界追杀令,沉鸢有了,我可不希望娇娇也有。”
苏青之回头瞥了眼云裳门口还磨磨唧唧没走的丹七,甩了甩腰间的匕首。
“沉鸢?!”
娇娇的眼底燃起滔天烈火,指关节捏的咯咯作响说:“他竟然没死?”
挺好,你俩先狗咬狗吧。
本尊最喜欢看反派的爱恨情仇。
既然拥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暂时先稳住这颗定时炸/弹。
“那我们算是同盟了?”
苏青之神秘莫测地一笑,冲她挥了挥手。
“阿姐,冷新眉与五毒教做了交易,以她肉身饲九阴法阵换你命不久矣。”
娇娇凑上前在苏青之耳畔低低说道。
脱胎换骨的娇娇早已不是曾经的小打小闹,她的野心是整个魔界。
沉鸢这个鸡必须杀。
苏青之倒是允她多蹦跶两天。
今日必须拿出十足的诚意。
苏青之脚步一顿,联想到冷新眉今日言行诡异之处,立刻信了五分。
果然还是那个歹毒的女人,又想害我。
就像一只蟑螂,生命力无比顽强怎么都踩不死,气死我了!
“多谢。”
她脚不沾地,步履生风地往杨府赶着又被人拦住了去路。
这又是哪个不开眼的敢挡我?
苏青之愠怒的抬起头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哦噢,是帅的我忍不住想扑倒的男人。
“冷千杨!”
看到这个人,她刚才的那些怒气突然放大了十倍,气的人肝疼。
“你能不能管管你家冷新眉,天天在暗地里可劲儿害我?”
“她一天闲得慌是不是,莫名其妙,简直是脑子有病!”
“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否则家宴取消,全部取消。”
“气死我了,奶奶的,我真想杀了她!”
“都是你给我惹出来的烂桃花,烂摊子!”
苏青之咬牙切齿地说着,很不解气地砸了他一拳。
“哐当!”
随着一声脆响苏青之才看清掉在地上的是什么。
一尊通体洁白莹润观音佛像摔成几瓣,变成了碎渣渣,还割破了仙君的手指头。
“千杨,叫我看看。”
她懊悔万分,魔界本就灵气稀薄,这么珍贵的佛像只怕是仙君送给杨素的见面礼。
偏偏不巧被自己给碰碎了,我咋就这么败家呢。
今日真是不宜出行,出门就遇两个妖孽。
“我没事,新眉又做了什么腌臜事?”
“你要不解气就再捅我两刀,我受得住。”
冷千杨轻抚着苏青之的背说道。
“胡闹!”
苏青之小心翼翼地捧着他的手指左看右看,凶巴巴地说:“这事怪她不怪你。”
今日诸事不顺,她忽然有些打退堂鼓。
是不是时机未到,自己有些操之过急?
摔碎观音佛像好像也挺不吉利的,实在憋闷好想大吼一声。
“啊!”
她体内像是装了一个煤气罐很想爆炸,燥火难耐,冲着石墙狠狠地砸了两拳。
连着喊了十声之后,体内的那股火气还是在。
“千杨,跟我打一架。”
苏青之持剑在手与冷千杨站在一处,招招带着火星子噼里啪啦。
“走,去那边。”
冷千杨第一次见她憋闷成这般模样,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慌乱。
好像有些事失去了控制,以自己察觉不到的速度在奔向一条岔路。
“尽管出招!”
苏青之不管不顾豁出去了,剑舞的如银龙在飞丝毫不留情面。
“仙君跟他的小弟子打起来了!”
“这剑法好霸道,千年古树都被连根拔起了!”
“这小弟子功力也不错啊,啧啧。”
围观群众一边品评,一边吸溜吸溜吃着玫瑰酪,很快就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两人杀的天地变色,日月无光,现场的众人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小弟子撑过十招了!”
“仙君也没让着,两人是真打?”
“我的妈呀,能接仙君十招的人三界屈指可数,这可是五十招!”
围观群众叽叽喳喳,冷千杨眉头微微一挑。
难就难在让小宝过瘾还不能伤着人,还得看起来是真打。
苏青之累的胳膊手肘都抬不起来,依然不肯松手,厉声喝道:“来,再战!”
“再战!”
空荡的教练场上回想着她慷慨激昂地喊声。
“小弟子撑过一百回合了!”
“啪啪!”
开始只是稀疏的掌声,后来点连成面,面连成片,震得天地震荡,如虎啸龙吟。
“苏怀玉威武,苏怀玉威武!”
满场都是潮水般的呐喊声,夹杂着仙君的一声惊呼。
“小宝!”
苏青之只觉得脚下虚空至极,摇摇欲坠着跌入谁的怀里。
“噗!”
她的气血如子弹一般喷溅在仙君月白色的衣衫上,温热的血如藤蔓攀上他的眼底变成了一团龙卷风。
终于畅快了,哈哈。
苏青之大笑着,听到自己耳畔猛地响起棺材缝里透出的那个阴冷刺耳的金属声音。
“加量,继续惩罚!”
加量?惩罚?
“滋滋。”
尖利的雪花音过后,系统恢复了机械而冰冷地声音。
【系统提示】:宿主您好,反转系统给您赠送了一个神秘奖品,请查收。
反转系统这个时候跑出来干什么?
总觉得自己好像上了什么贼船。
苏青之天旋地转,软软地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