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089 反擊分享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看着眼前的佐佐原小姐,忽然笑出了声。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什么事情都不会做?”
“你难道打算在这里寻衅滋事?”
和马笑而不语,看了眼已经疏散净空的会场。
就算不疏散,遇到真的见血的事情,人也早就该跑光了,刚刚没人跑恐怕是福祉科技做了点什么。
毕竟福祉科技可是能够把乐队粉丝变成疯狂打手,他们有这个“技术积累”。
和马往刚刚玉藻待的地方瞥了眼,满意的看到玉藻已经不在原地,只剩下美加子一脸疑惑的看着和马。
美加子用嘴型问:“看我干嘛?”
她还没发现玉藻人不见了。
佐佐原皱眉,扭头顺着和马的目光望去,于是也发现玉藻和美加子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
“你们搞什么啊!”她大声喊,“桐生的姘头人都不见了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吗?”
美加子听了佐佐原的话,这才发现玉藻竟然不在自己身边,惊讶得合不拢嘴。
周围的祭典工作人员都忙乱起来。
大狐狸大概用了障眼法之类的法术吧。
至于她去了哪里——虽然和马没有给她下达指示,但是聪明如她肯定想到了现在最佳的破局方法。
和马耳边又听到了福祉科技的低频发射器发出的怪声。
这声音人类听不见,所以佐佐原完全没察觉到这件事。
她也没看到她身后倒地峰尾先生身上开始有黑雾扩散。
和马看着佐佐原,说:“你觉得被压榨的员工对福祉科技怀恨在心,展开报复这个剧本如何?”
“你在说什么?”佐佐原看着和马,“这不就是现在发生的事情吗?我还受伤了呢。”
她展示手臂上的绷带。
和马点头:“现在只是受伤而已,待会可就不一定了。妖怪这东西可是很危险的。”
下一刻,周围的空间色彩仿佛消失了一般。
和马太熟悉这场景了,毕竟刚刚他才在关门海峡隧道口体验过同样的事情。
大楠神社这地方也远离市区,而且神社这地方怕不是本来就很容易引发神隐。
仔细想想,和马在美泉神社社办直面那旧日本军残党的时候,周围的环境看起来也是常黯。
佐佐原惊恐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是怎么回事?”
和马两手一摊:“原来你们完全不知道神隐这回事啊。就这样你们还敢涉足妖怪的领域,只能说你们真的是勇气可嘉了。”
说时迟那时快,倒地的峰尾先生站了起来,发出绵长的咆哮。
佐佐原猛回头,看到峰尾先生的刹那遍跌坐在地,“咿”的一声惊叫出来。
峰尾的人形完全崩坏,展现出身为狼人的庞大身形。
他咆哮着,挥舞着锐利的爪子扫向佐佐原。
“定。”玉藻忽然出现,一声断喝,便让峰尾巨大的身形仿佛石化一般。
和马看着她:“这也在你的计算中?”
“神社这种地方,妖力暴走的话,诱发常黯的概率还蛮大的。”玉藻耸肩,“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做。就这么回到现世的话,这位叫峰尾的半妖大概会继续成为成为福祉科技的试验品吧。”
和马点了点头:“所以,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我就这么带走他好了,我们家安置一两个半妖还是能办到的。”玉藻顿了顿,“在那之前让他讲讲福祉科技都做了什么好了,我看他已经平静下来了。”
和马盯着那身形巨大的狼人看了几秒:“你确定?”
“我确定。而且有我在,不会让他伤害这位佐佐原小姐啦。那么我要解除定身了。”
和马点了点头。
佐佐原吓得手脚并用远离狼人。
和马用脚拦住她的去路:“都说了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你是不信我吗?”
佐佐原连连摇头。
玉藻打了个响指,本来像石雕一样的狼人一下子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发出咆哮,作势要扑向佐佐原。
和马上前一步:“住手!否则我可就不帮你了!让你继续在福祉科技的掌心跳舞!”
狼人怒吼了一声,转身一巴掌拍碎了旁边的摊位。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和马皱眉:“我的青梅竹马还挺喜欢这摊位的烤花枝的。”
“常黯呈现的是形成那个瞬间的现世的倒影,”玉藻开口道,“不管怎么破坏都不会影响到现实哦。”
“那还蛮方便的。”和马赞叹道。
狼人长号一声,又连续拍碎了几个摊位发泄。
佐佐原吓得抱住和马的腿。
和马一脚把她踹开:“刚刚你那C位的气场呢?那高高在上的态度呢?”
“我我我我,我错了!”佐佐原又手脚并用的爬过来,躲在和马身后,“我真的错了!”
狼人峰尾一指佐佐原:“这个贱人!就是她欺骗了我!
“她骗我说,福祉科技致力于给我们这些隐藏在人类社会中的异类提供帮助!
“她说福祉科技的研究,是为了帮助我们对抗我们身上异类之血!是为了让我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和马“哦”了一声,低头问脚边的佐佐原:“是这样吗?”
“是真的!”佐佐原满脸泪光,“是真的!”
狼人峰尾咆哮起来,带着腥臭的狂风从他嘴里喷出,喷向佐佐原,顺带着把和马熏得够呛。
“你撒谎!”峰尾怒吼道,“你们诱骗我吃掉了一名街友!”
所谓街友,实际上就是指流浪汉和乞丐,只不过换了个看起来比较体面的称呼。
不过你如果指着街友说他们是流浪汉和乞丐,他们反而会勃然大怒,认为你在看不起他们。
峰尾继续道:“他们威胁我,说我不配合就把我杀掉街友的事情捅给警察!他们把我发狂的全过程都拍了下来,我不听话就把录像带寄到我家去!让我的妻子知道,她的丈夫是个怪物!”
和马严肃的看着峰尾先生:“你……真的吃了人?”
“是的,他们给我一种奇怪的药,引诱我发狂,让我失去了自我,然后那街友在惊恐中朝我扔石块,我就……”
峰尾用爪子捂住脸,锐利的爪尖甚至刺破了他厚厚的毛皮,血淅淅沥沥的顺着爪子滴落。
“自从吃了那街友之后,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自己变成怪物,在街上猎杀。我回家看到妻子的身体,涌起的也只是食欲……我在一天一天的变得像个怪物……”
佐佐原大喊:“这不怪我!是那些科学家!他们在测试让半妖彻底妖化的可能性!”
峰尾再一次咆哮,喷出的气体形成的狂风把佐佐原吹倒在地上。
狼人就要冲向佐佐原,但和马坚定的挡在它面前。
和马:“我还有许多事情要问佐佐原小姐,可不能让你就这么把她吃了。”
峰尾又咆哮了一声,这才放弃了冲过来的打算,继续说道:“就这样,我成了福祉科技的试验品,他们在我身上测试各种各样的事情。
“作为我为他们工作的报酬,他们给我提供一种药丸,能暂时抑制我的渴望。
“可那药丸没有办法阻止我做恶梦。我已经不敢和我的妻子同床了,我害怕我在梦里把她吃掉。
“后来我发现,妻子有了外遇,但我也只能装作没发现,因为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办法让她幸福。
“每当看到妻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门去和邻居的主妇们打麻将,我就异常的痛苦,我知道她是去见那个家伙了,却只能装作不知道!
“我为了过正常人的生活,听信了这个女人的话,加入了福祉科技!
“可福祉科技让我的生活彻底完蛋了!我已经受不了了,所以我决定干掉把我骗进福祉科技的这个女人,然后彻底告别这个世界!”
狼人盯着和马:“而你!居然庇护这个女人!”
和马:“我可没有庇护她,我说了我会让她付出相应的代价。你觉得让她从今天开始永远被困在那些困扰你的噩梦中如何?”
狼人一脸狐疑的盯着和马:“你只是一个人类吧,人类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吗?”
和马看了眼玉藻。
玉藻上前一步:“这很简单,你是狼人,只要让她喝下你的血,她就再也不能过普通人类的生活了。”
峰尾盯着玉藻,似乎在斟酌是否该相信她的话。
末了,峰尾问:“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玉藻两手一摊:“只是一个和菓子店未来的老板娘而已啦。”
身形巨大的狼人盯着玉藻看了好几秒,忽然仰天长啸。
佐佐原双手捂着耳朵,发出了悲鸣。
咆哮结束,狼人一口咬向手臂,撕下一大块毛皮,露出血淋淋的伤口。
然后他高举着受伤的手臂,走向佐佐原:“来,女人,喝下我的血!”
佐佐原连连摇头,转身手脚并用就要跑。
和马一把抓住她,让她面对峰尾,然后用手掰开了她的嘴巴。
峰尾走上前来,把血灌进佐佐原的嘴里。
和马一松开佐佐原,她就立刻呕吐起来。
玉藻摇头道:“没用的,不管你怎么吐,你都无法再作为普通人生活了。”
佐佐原没回答,只是继续呕吐,空气中全是胃酸的腥臭味。
好不容易吐完了,她仰面坐在地上,满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空地。
和马皱眉:“她怎么了?”
“应该是看到了幻觉。”玉藻平静的回答。
话音刚落,佐佐原就开始发出不成声的悲鸣,撑着地面的手不断的扣着地砖的缝隙。
看起来她的理智已经被幻觉击碎。
狼人看着佐佐原的模样,哈哈大笑:“没错没错!你也有今天!”
和马咋舌:“糟了,刚刚顺着气氛就这么干了,我还没审问她呢。”
狼人道:“你问我吧。佐佐原也只是个外围小头目,很多事情她知道得还没我多。而且,我是狼人,我的听力非常的好,这点福祉科技的人并不知道。我可是听到了他们很多的秘密。”
和马看了眼已经成废人的佐佐原,心想那也只能问你了。
“那我问你,今晚他们安排的这个表演的目的是什么,把你知道的都说一遍。”
狼人立刻回答道:“他们的实验,表面上说是以人工方式引发刻奇,但我听到第三开发部的部长在讲电话的时候说,他们认为制造更多的都市传说,让更多的人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灵异,说不定会让灵异回潮。”
玉藻摇头道:“没用的,如果这种做法有用,耶和华也不会挂掉了。”
和马看着玉藻:“等等,你是不是又若无其事的说出了很劲爆的内容?”
“那里劲爆了,尼采杀的啊。”玉藻两手一摊。
尼采,好强!
玉藻笑道:“怎么样这个包袱不错吧?”
是包袱哦!
玉藻又说:“考虑到亚伯拉罕一神教的形成时间,有没有耶和华还两说呢。指不定又是哪个西方老妖怪披的马甲。”
“怎么感觉你很熟这一套?”
“我是很熟啊。我也扮演过很多很厉害的神呢。”
狼人峰尾一脸惊疑的看着玉藻:“您到底是……”
“和菓子店的未来老板娘而已啦。”
和马把跑题的话题重新拉回来:“关于今晚福祉科技的实验,你还有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应该就没有了……哦对了,这个臭女人在的团体,好像是福祉科技的人工诱发刻奇的主要工具。福祉科技开发了一套体操一样的东西,打算让这些人的粉丝在应援的时候一起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实现人工刻奇。”
和马挑了挑眉毛,粉丝应援的时候一起做的体操?听着像是“WOTA艺”啊……
所谓WOTA艺,其实就是一套应援打CALL的动作,原先粉丝们自发的打CALL动作,经过多年演进之后制式化的产物。
和马上辈子虽然没去过偶像组合的演唱会,但是他看过视频。
另外,各地的漫展上也有WOTA艺爱好者集团行动。
福祉科技居然想通过这些来引发刻奇……
和马回忆了一下上辈子见过的WOTA艺现场。
好像,福祉科技选的方向没什么大问题啊,确实有刻奇的味道啊。
和马把这个信息记下之后,继续问狼人:“还有吗?”
“他们好像在出售一种奇怪的陶俑。”狼人想了想又说道。
“这我已经知道了。”和马摆摆手,“还有吗?”
“他们正在全国搜罗半妖。另外,东京的总部似乎刚刚成立了第四开发部,似乎是开发助眠产品的。”
和马咋舌,从这里开始全都是他已经知道的内容了。
他之前从福祉科技的研究人员那里听到的情报是,第四开发部主要针对梦境,到了峰尾这里,变成了“助眠”。
显然峰尾就算利用他超绝的听力,也只能接触到表面说辞。
也就是说,峰尾能提供的情报恐怕就那么多。
他只是个外围的半妖,一个可怜的试验品。
于是和马挥了挥手:“我想我了解得差不多了。今后会由这边这位神宫寺玉藻保障你的生活。”
和马话音刚落,玉藻就抬手一个“定”,把狼人定住,然后对和马说:“他吃过人了,接下来他恐怕很难抑制住吃人的欲望。因为对于妖怪来说,每一个人都是仿佛唐僧肉一般的无上美味。”
和马:“你吃过?”
“没有,我这么多年来可是一直致力于成为人类啊,怎么下得去口。但是在过去,吃人的妖怪可并不少见,他们可是不厌其烦的跟我宣扬人的美味。”玉藻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仿佛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和马看了看被定住的狼人,问玉藻:“所以,怎么个意思?”
“恐怕我们不能留着他的性命。”
和马看了眼狼人:“你对你的妖怪同胞好残酷啊。”
“我要纠正你一点,妖怪是没有同胞概念的,就算同为狐妖,我也不会把它当成我的同胞。实际上大多数大妖怪杀的妖怪都比杀的人要多多了。”
“妖怪的世界还真是残酷啊。”和马感叹。
“所以我才喜欢人类的世界啊。所以,是你来动手,还是我来?”
和马看着狼人,撇了撇嘴:“他吃了一个街友。我信仰杀人偿命,但是我现在手上没刀,你来吧。”
玉藻向和马鞠躬:“那就由我代行了。”
说完她转身面对狼人,一甩右手,指甲便像金刚狼的爪子一样弹出来。
下一刻,巨大的狼人便身首分离,狼血从脖子的创面中呼啦啦喷了一地。
玉藻再一挥手,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它的血泼散的地方,猩红的彼岸花长了出来,盛放。
和马挠挠头:“我本来是可怜这家伙,想救他一命来着。”
“那时候你并不知道他已经吃过人了。”玉藻说,“半妖死在常黯里,尸体会化作妖力消散,就像这样。”
巨大狼人的尸体忽然亮了起来,随后化作漫天飞舞的火星。
地上的彼岸花密密麻麻,开满了刚刚它倒下的地方。
和马看了眼呆滞的坐在地上,开始像痴呆症患者那样流口水的佐佐原,指着她问:“那我把这个带出去?我们离开常黯的时候会出现在哪里?”
玉藻耸肩:“出现在那里都无所谓,对于人类而言,他们完全不会认知到我们离开常黯的那一瞬间。他们只会惊讶的看着我们,问‘你什么时候到我身后’这样。
“同样,我们进入常黯的瞬间,人类也认知不到,对于人类来说我们不是突然消失了,而是‘一晃神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和马:“这么方便的吗?”
“是啊,和认知扰动类的法术一样方便呢。可惜现在的妖力基本支撑不起大规模的认知扰动了,顶多让我潜行过去偷偷启动福祉科技的装置罢了。”
那也很厉害了好吗!
玉藻叹了口气:“唉,今晚我消耗的妖力,没一两个月怕是补不起来了。还好后天要去樱岛,那里有地脉,能趁机补一点。”
和马点头:“能补就好。”
其实提到补魔力,和马就忍不住的想歪,但是看起来这个世界没有那种补魔的方法。
和马深了个懒腰,然后问玉藻:“那我们就这么出去?直接出现在祭典会场里?”
“也不是不行。不过我建议,我们还是在神社的山顶出来,没人看见,事后搪塞起来也简单。”
和马点头:“行吧。”
玉藻看看他,又看看坐在地上的佐佐原,笑道:“你……不站点便宜?我不在意的哦。”
“我哪有这么饥渴。”
“可我看你今天比赛的时候目光一直往鬼庭那边跑。”
“那是因为她老爹是那个鬼庭玄信,我是想将来我进了警视厅,和鬼庭的关系,能成为一份助力,所以我该和他女儿打好关系。”
“真的吗?”
“真的呀。”和马一副正气凌然的模样。
“那就好。”玉藻说,“那么,我们要出去了。”
和马点点头。
一晃神的功夫,周围的景色就完全不同了。
和马盯着远处博多的灯火看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现实了。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果然是在神社的山顶上,不远处就是山顶平台的鸟居。
他身后则是山顶的小神龛,不知道里面供奉着什么。
还在流口水的佐佐原正坐在他脚边,神龛的石阶上。
和马一路往前,来到鸟居旁边看着山下闪烁的警灯,自言自语道:“好了,接下来该怎么跟警察解释我们突然消失呢……”
“直接说你神志恍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完了呗。反正他们找不到任何疑点。”玉藻来到和马身边,一起看着下面的警灯,“还有,别担心美加子,我吩咐了我家的人保护她。”
和马点头。
这时候山下有手电灯光照上来。
“找到了!在这里!”有人大声喊。
然后更多的手电灯光出现了,警察和穿着祭典工作人员服装的人沿着长长的石阶奔向和马二人。
**
戸祭晃爬上长长的阶梯,一看只有桐生和马、神宫寺家的女儿和佐佐原,立刻就傻眼了。
“峰尾呢?”他大声问。
桐生和马皱眉:“谁?”
戸祭晃不理他,一个箭步窜到佐佐原面前,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峰尾呢?”
这时候戸祭晃才发现佐佐原的状态不对,遍立刻扭头质问桐生和马:“你对我们公司的社员做了什么?”
桐生和马两手一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们醒来就在这山上了。”
“你!”戸祭晃收住要出口的骂娘,扭头对负责现场的刑警说,“我要求逮捕桐生和马,因为他对我的员工施暴!”
刑警摇头:“佐佐原小姐身上,除了失踪的峰尾太郎留下的刀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伤痕。”
戸祭晃一跺脚,死死的盯着桐生和马。
桐生和马也看着他,完全没在怕的。
“名不虚传啊。”戸祭晃挤出来这么一句,“我是没想到,这样都能给你把事情给搅黄了。”
“你在说什么啊?”桐生和马皱着眉头,“我才想问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一定是你们把我迷倒了!等会我们就去做检查,我徒弟要是查出来有事,我跟你没玩!”
戸祭晃嘴唇喂喂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刑警过来打圆场:“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会调查的,桐生先生,还有神宫寺小姐,你们先去医院吧。”
“对对,我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玉藻我们走。”
神宫寺玉藻立刻跟上桐生和马的脚步。
她瞥了戸祭晃一眼,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嘲弄的笑容。
戸祭晃站在原地,看都不看被医护人员搬上担架的佐佐原,他死死的盯着徒步下山的桐生和马,像是要把那个身影刻印在瞳孔中。
——该死的桐生和马!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他是怎么坏了我的好事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死的,桐生和马!
**
十一点多的时候,和马在医院完成了全套体检,从夜班门诊的大门出来,迎面就看见保奈美开门下车。
然后白峰晴琉蹦了出来。
小家伙撒丫子跑到和马跟前,一把抱住他,用脸蹭他肚皮,一边蹭一边埋怨:“你怎么又进医院了!”
“不不,这次我没受伤。”和马顿了顿,修正说法,“这次我没有淤青之外的其他伤势。”
淤青肯定还是有几块的,毕竟和狼人缠斗了一番。
“又和敌人战斗了?”
“和福祉科技过了几招。”和马尽可能轻描淡写的说道。
晴琉竖起大拇指一指自己背上的刀:“我把断时晴雨也带来了,有必要我们就一起砍进去吧。”
“不不,这次敌人非常狡猾,砍进去我们就成了犯罪者了。”和马摸了摸晴琉的脑袋,“放心好了,我们没让福祉科技占到便宜。晴琉你还是专心考音乐高中。”
晴琉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嘴巴撅起来,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但是要打架的时候,你记得喊上我啊。我可是你徒弟里面最能打的!”
“是是,肯定少不了你。”和马连声应到。
这时候美加子和玉藻并排从夜间门诊的大门出来——女孩子们貌似检查得慢一点。
“我提议去吃宵夜!”美加子大声说,“谁支持,谁反对?”
和马这时候才感觉到确实有点饿了,便大声回应:“我支持!”
保奈美笑道:“那就去我熟悉的圆顶餐厅吧,现在正好夜场,还能看博多夜景。”
美加子:“那个餐厅有烤肉吗?”
“额……那我们去个烤肉店好了,我的司机是南条财团在这边关联企业的取缔役的司机,他这些都熟。”
美加子高举双手:“好耶,吃烤肉喽!”
“上车吧。”保奈美说。
美加子拉起和马就往车那边去。
借着这个机会,她嘴巴凑到和马耳边,小声说:“有机会跟我也解释下今晚发生了啥呗。”
和马也小声回应:“你没听过一个谚语吗,好奇心害死猫。”
美加子嘟起嘴。
“好吧。不告诉我也行,”她嘟囔道,“反正我超级怕痛,是那种一拷问必然会招供的家伙,最好都别告诉我。”
和马竟然一时间无法分辨她是真的这样想,还是在阴阳怪气。
美加子又嚷嚷起来:“烤肉!”
跟在和马屁股后面的晴琉小声嘀咕:“吵死了。”
美加子听见了,立刻手搭凉棚装出寻找的样子:“啊咧,我好像听到晴琉的声音,她在哪里呀?”
晴琉没好气的说:“往下看,在这里。”
“哎呀,原来在这里呀!晴琉琉,你要多吃肉呀,这样才能长高,才能不做飞机场呀。”
“你不懂了吧,我刚学会一个俗语,叫物以稀为贵。”晴琉翻了翻白眼,“我们道场,一堆巨*,贫*就成了稀缺价值!”
“不简单啊,晴琉开始用俗语啦!这还是那个国文考四分的晴琉吗?”
“要你管!我现在国文至少能拿30分了!”
美加子扑哧一下笑出来,眯眯眼笑看晴琉:“你可能忘记了,姐姐我也是考上了上智大学的准学霸呀,你猜猜我国文多少分?”
晴琉说不出话来,只能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好啦,别欺负晴琉了,上车,我们吃烤肉去。”和马打了个圆场。
“烤肉啰!”
在美加子的呱噪中,和马一行全上了车,奔烤肉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