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馬林之詩-第六百八十節:誰知道(五)看書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我的女儿今天就真的准备带着他的孩子住在教会了吗。”歌德看着眼前的报告,有些乏味地感受着上面属于贵族议会的愤怒——法耶的报告里几乎就将那个骑士当成了议会派来的刺客。
“这怎么可能,虽然议会里面的那些什么很少做人事,但是他们至少还明白刺杀两位传奇的子嗣会是何等恐怖的罪行。”玛瑞姆夫人看了一眼歌德丢过来报告,然后在感叹声中看向了一旁沙发上坐着的发油佬:“罗本,你来说说。”
“还用提那些虚妄的法律吗,朋友们,想一想,那个可爱的孩子有两位传奇父母,任何对这个幼崽的出手都会引来最为狂暴的杀意,我甚至都已经为图林家族考虑了一个非常华丽的死法,”罗本家族的发油佬虽然又痴长了几岁,但作为一个混血儿,他看起来正年轻,还没有机会为他的头发祈祷。
他的发言让玛格布·凡斯特伯爵笑了起来:“当然了,我也是这么想的,一想到当年马林在我们面前展现出来的力量,如今再看他,真是恍如隔世,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成长的,难道说晒太阳也能变强吗。”
“如果可以这样,那我们的马林先生只怕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战无不胜的存在,虽然他现在已经足够强大了。”
“幸好我当年没有头脑一热跟这个说等他长大了一定要和我打一架。”米戎伯爵对此心有余悸。
“我的老朋友们,我让你们今天来,是为了我想更好地处理好这件事情,图林家族为王室服务很久了,我们现在不知道那个叫波尔的骑士到底在想什么。”歌德说到这里打量了一眼大厅:“我想那些家伙应该要学会感恩,我的妻子并不在这里,如果她也在这里,也许今天晚上就不会有什么贵族议会的问题了。”
“还有这种好事。”玛瑞姆夫人反问道。
“够了,我的老朋友,看在随便什么东西的份上,别让这座城市血流成河,我给你们赦令,你们去见一见那个年轻人,问一问他到底在想什么,如果他真的不说点什么,那么我想我的女儿是真的能够将他们家族斩尽杀绝的。”歌德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告诉他,只要他能够说出主使者,我就可以保他的家族不死,如果他要为主使者尽忠,我不会反对,但我也不会阻止我的女儿下手。”
“……歌德,你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想要将这名为贵族的一碗水端平,但是你怎么能端平呢,贵族之间都有鄙视链,你还能怎么做呢。”米戎伯爵说到这里站了起来,他走到桌前:“来,给我,我去帮你问一问。”
“那么拜托你了,米戎。”
“别谢我,我的同学就有图林家的,我也不想看着我的老同学一不小心把他自己给玩死了。”说到这里,米戎接过了刚刚盖上了王室印章的赦令:“对了,玛瑞姆夫人,有兴趣陪我走一趟。”
“为什么?”身为南方巨人的夫人有些小诧异。
“万一我在路上被什么人干掉怎么办,你看,这年头我们的性命也只不过是一发子弹钱而已。”
“这个问题你可以去问马林阁下。”虽然并情愿,但是玛瑞姆夫人还是站起身跟着米戎走向大厅的出门,她还回头对着歌德行道别礼:“再见,我的老朋友,愿你的夫人能够晚一点回来。”
“希望吧,一个身为传奇的女儿就够我受得了,所以你们最好也努力一些,我可不想成为第一个死于家暴的传奇战士,这说出去非常丢脸你知道吗。”歌德说完,抄起桌上的烟盒,将它丢到了米戎的手里:“拿上它,快去快回!”
“太好了,我的老朋友,你还真是上道啊。”米戎大笑着将烟盒放进了他的风衣下摆的大口袋里。
………………
我是不是应该带着我的孩子去雷根斯堡去趟这浑水呢。
诺娃看到法耶传递过来的消息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过去给法耶撑场子,但是很快的,她就放弃了——这一次的袭击看起来像是两方的刺客一起动得手,但是在诺娃看来,那些混沌刺客和最后那个骑士刺客根本就是两波不同的刺杀,前者是混沌信徒,而后者……绝对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死士。
在法耶的老家雷根斯堡都能够出现这样的事情,诺娃觉得她这样一个连传奇都还差半步的小姑娘就不要去出人头地了——资格不老胆子不小,这种人总是会死的非常快。
不过她没胆子去,玛雅却找上了门——这姑娘最近还是在行宫住,但是这一次,她将她的孩子带到了诺娃的面前:“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孩子,我去帮法耶。”
“把孩子交给我,我发誓,刺客要迈过我的尸体才能够伤害到他。”诺娃伸出手抱住了这只小猫,后者打着呼噜——这个孩子认识诺娃,而且愿意给予诺娃以信任。
“我发誓,如果你为我的孩子而死,我一定会杀尽凶手全族,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玛雅说完为她自己打开了一个传送通道,这个传奇萨满如今越来越强大。
诺娃看着她走进通道,不禁非常羡慕——真的,非常羡慕。
你看,力量在这个时代真的是一个生命所必须的事物,人只有拥有力量才能够保护住自己所爱。
不过诺娃还是不怎么担心,因为她看着通过王室法阵认证的传送通道里走出来的姐妹们——你看,我们姐妹以团结来面对这个世界。
想到这里,她微笑着看着瑞沃与克洛丝,她们还在维持着传送通道,很快的,洁茜卡抱着三个姐妹的孩子走出了通道。
“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是需要团结一心。”瑞沃走过来拥抱了诺娃,然后她亲吻了玛雅的孩子。
………………
法师塔的法师在法耶进入教会之后的第四十一分钟时来到丰收女神教会,这位年轻的小法师代表她的塔主为法耶带来了一个消息——有一些贵族正在使用法师塔控制之外的传送通道,法师塔侦测到了通道波动,但是塔主没办法确认是哪些家伙在用通道。
有钱的贵族总是喜欢用私人的东西,船是如此,战马是如此,猎犬也是如此,越有钱的家伙就越喜欢用这些乱七八糟的所谓私人物品来彰显他们的身份,比如说养一个贵族的私人法师。
被死死固定住的传送法阵那有私人法师打开的传送通道来得方便可靠。
钱?对于这些家伙来说,钱已经变成了一个数字,他们更喜欢将他们的小秘密们藏起来。
“我知道了,我非常感谢塔主阁下对于盖亚特家的支持。”法耶说完,拿出一颗果实与一袋金币放到了这个小姑娘的手里。
这些果实是马林交给法耶的,法耶总是要物尽其用才对:“请将这颗果实交给塔主阁下,这袋金币将会是你的奖励。”
“感谢您,夫人。”小法师只有二环的实力,果实对于她来说更是一种催命的符号,还一袋金币更适合她。
“没什么,看到你这样年轻的法师,我总是会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以后有空,我会整理一些法师的心得,你的忠诚与可靠令你得享这些心得。”
法耶微笑着说道,然后她在这个小法师的千恩万谢中目送她的离开。
“塔主是我们的人,法耶姐姐。”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站在法耶身后,抱着她的孩子逗着她玩的玛雅开了口。
“对,是我们的人,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巩固与塔主的友谊,我们已经伸出了名为友谊的手,如果他觉得他不需要这份友谊,那么我相信等到马林回归的时候,他一定会第一个后悔的。”法耶说到这里露出了心有所感的骄傲笑容。
她的猫姐妹微笑着点了点头:“我想他不会有那个胆子的,说起来,公正之主教会的老先生也差不多应该来了。”
随着玛雅的话语,坐在教会高塔上的两位小夫人同时注意到了窗台外街道上的风景——一辆公正之主教会的马车与一队骑士正巧出现在了路上。
“老先生来,他是真正的自己人。”玛雅微笑着说道。
“是的,真正的自己人。”法耶对此心知肚明——如果要将马林的朋友分出一个高下,那么公正教会的各位与丰收女神的阁下们总是能够排在最前面。
他们是真正的自家人,甚至法耶可以这么认为——她的娘家,也比不上这两个教会的那些主教们。
毕竟人要有自知之明,要不然在这样的时代,蠢货永远是一个人能够拥有的最快的取死之道。
“你来接待他们,我带着孩子退侧厅。”玛雅的提议获得了法耶的认同——没有问题,这么做的确更好一些——毕竟玛雅也是一个传奇,她的职业更适合保护一个孩子。
现在,让我们来见一见我们的客人吧。
坐在长椅上的法耶很快看到了来人——来的是公正教会在雷根斯堡的老主教,他一进来就往侧厅的布帘看了一眼,感知强大的主教阁下不会不明白这后面藏了什么,所以他很快就将注意力调整了回来。
“年轻的马林夫人,晚安。”
“晚安,主教阁下,让您看到了我们家族有些尴尬的处境。”法耶一边说,一边注视着这个老人。
后者一脸慈祥地摇了摇头:“我与马林阁下有旧,我是看着他一路成长起来的,算起来,我也是他的长辈,他的孩子遇到了袭击,我本应该站出来,所以这一次我带来一队圣武士,他们的忠诚之花只对公正之主绽放,所以请放心。”
对于这位老人的自卖自夸,法耶微笑着接受了他的这份礼物——毕竟圣武士与圣骑士唯一的差别就是谁能骑马。
事实上,圣武士作为步战力量,做的事情并不比圣骑士少。
而这位老人办事的确令法耶放心,这一队六名圣武士都是女性,想来已经是耗尽了雷根斯堡的力量——女性能够成为圣武士与圣骑士更加艰难,因为不是任何一个女性都能够直面危险与死亡。
“谢谢你,阁下。”说到这里,法耶注意到了老人身后的米戎伯爵——不,应该说看到了米戎伯爵的贴身保镖玛瑞姆夫人。
夫人的丈夫走得早,而米戎伯爵的夫人也走早,所以在法耶看来,他们两个人要是走到了一起,真的不会令法耶有任何意外。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来呢。
想到这里,法耶微笑着看向玛瑞姆夫人:“夫人,泰南人有一句谚语说得好,您与米戎伯爵总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的父亲又有什么好主意了。”
法耶的提问让这位夫人与他身后探出脑袋的米戎伯爵探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我代表您的父亲,带着他的赦令而来,就是想询问一下图林家的波尔。”米戎伯爵的尴尬不无道理,虽然他的实力令他感觉不到传奇的存在,但是玛瑞姆进来的瞬间就注意到了左侧的侧厅布幕后的问题。
所以甚至不用玛瑞姆夫人的提醒,米戎伯爵先是向法耶行礼,然后在玛瑞姆夫人的帮助下,向着那块幕布后的存在行礼。
因为头低得很深,幕布后的存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一只潘斯奥猫人走了出来。
她抱着法耶公主的子嗣。
能够如此自然的抱着这位的,也只有玛雅夫人了吧。
不愧是玛雅夫人。
米戎伯爵发现自己刚刚头还是低得有些不到位——他一个阶梯四的中层上位超凡,在面对一个原生传奇时太不恭敬了。
“好了,米戎伯爵,你说你带着陛下的赦令而来,赦令呢。”玛雅阻止了这位伯爵的再一次行礼,然后代替了法耶夫人开始问话。
米戎拿出了赦令,交给了公正之主的老主教阁下,后者检查了一遍,点了点头:“的确是歌德陛下的字迹,两位夫人,你们要看一眼吗。”
“既然是主教阁下确认的,我们当然会相信了,米戎伯爵,前骑士波尔正在地下牢,我可以陪着你过去,但是能不能让他开口,就是你的问题了。”说完,法耶站了起来:“玛雅,我们一起去吧。”
“没问题,姐姐,我抱着孩子跟着你走。”玛雅夫人微笑着回答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两位夫人,我相信我手里的赦令与代陛下所传之言会让那个年轻人明白他的处境的。”
对于法耶夫人与玛雅夫人的对话,米戎伯爵从中深刻感受到了姐妹之情,不过对于法耶夫人对前景的不乐观,米戎伯爵对此倒是信心满满。
“如果你真的能够搞定这个家伙,那倒是能够令我对您刮目相看了。”
两位夫人异口同声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