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討論-第五百五十九章 傳染性很強讀書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李呆毛:我今晚回来
收到这条消息,周离不由眨了眨眼,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于是扭头对槐序说:“楠哥说她今晚回来。”
“是吗?”
“她说的。”
“怎么今晚回来了?”
“我问问看。”
周离放慢了脚步,开始打字询问。
回复来得很快。
李呆毛:吃坏东西了,上来看看
周离:严重吗?
李呆毛:不严重,不出意外的话,今晚还可以开黑
周离:又是吃太多了吗?
李呆毛:/发怒
李呆毛:这次不是
周离:哦
李呆毛:到时候给你发消息
周离:不影响吗?
李呆毛:不影响
周离:好
李呆毛:不准只回一个字
周离:好的
老妖怪已经走到了前面,走在河边的护栏上,护栏上面是一根长长的钢管,直径只有十公分,在她脚下却犹如平地,用小郑姑娘的形象做这种事真是违和感满满……又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李呆毛怎么说?”
“说晚上可以一起打游戏。”
“嗷……”
大约晚上十点钟,和姜姨说好要去网吧打游戏的周离大大方方的出门了,他觉得比偷偷摸摸更好一些。
“注意安全哦!”
“知道了。”
楠哥和他约在一家电竞会馆门口。
周离还没过马路,就看见了一个蹲在网吧门口发呆的女流氓,不仅蹲着,还左摇右晃的,不出意外应该是自己女朋友。
走近一看,果然没错。
虽然因为光线原因,她的整张脸都笼罩在阴影下,但头发却是被路灯直直照着的,那根天线十分显眼。
“蓝哥!!”
团子在周离怀里兴奋的喊着。
听见声音,楠哥抬起头来:“来惹?哦这是小郑还是槐序?”
“来了的喔!”
“我是小郑!”
“是槐序,你等多久了?”
“刚照……”
“刚照是什喵?”
“你说话怎么这样?”
“昂……”
“嗯?我看看……”
周离发现不对,定睛仔细的看向她,见她扭头避开,又往旁边跨出两步,绕到她正面。
这次她倒是没再躲了。
知道躲不过。
周离很好奇的问:“你嘴巴怎么红肿了?”
“类似郭敏……”
“你说得好含糊。”
“是肿样的……”
“你吃了什么?”
“少会话,开机纸……”
“好。”
周离随她一同走进网吧,期间不断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她。
而她则不断瞥着槐序,不知在想什么。
难怪敢叫电竞会馆。这家网吧装修得很好看,有种很清新的风格,种着好多盆栽,多是薄荷和绿萝,座椅间距更大,机器看起来也是性能很强的样子,当然价格也更贵。
一行三人一只猫,槐序拿着不知哪里偷来的身份证,在前台办理开卡手续。
周离发现楠哥目光一直往上瞟,瞥着头顶的吊灯,于是他抿了抿嘴说:“这里装修得还挺好看的,感觉也没什么味道。”
“招股李……”
“吊灯也挺好看的。”
“?”
“怎么了?”
周离莫名有种自己说错话了的感觉。
来到座椅上坐下,周离坐在中间,本来他是抱着团子的,结果团子跑到了楠哥腿上去。
刚打开电脑,突然有铃声响起。
周离左右瞄了眼,发现是楠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老郑’两个字。
“你爸爸给你打电话了。”
“多半是哦妈,来问哦情况的……”
“你怎么不接?”
“这里好吵……”
楠哥知道周离和槐序听力都很好,便找了个理由,拿起手机起身走出网吧才接通。
周离有些疑惑,但也没多在意。
很快——
楠哥风风火火的走了回来,脸上似乎有着按捺不住的喜悦,又有些急:“哦要去医院一趟,你们先玩……”
“医院?”
周离立马也起身道:“又怎么了?”
楠哥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哦四熟也被灯泡卡住追巴了哈哈哈……”
“?”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周离迟疑了下:“也?”
楠哥表情瞬间僵住。
接着她表情顿时严肃起来:“你都听到了什么?”
周离老实回答:“四叔,吃灯泡卡着,也。”
瞬间,楠哥上前两步,抓起他的手腕,一脸凶悍的威胁道:“走!哦金瓦上就要把你给糟蹋了!”
“……”
周离无语了,扭头看着槐序和团子,还有对面一桌的人也抬起头了,他只得低声说:“我错了。”
“哼知道错了就好……”楠哥这才放开他的手,“那就快坐回去,先打折游戏,哦去看了哦四熟滴笑话就回来找你们……”
“不过你们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要你寡!”
“哦,你慢点。”
“晓得了。”
楠哥走了,急匆匆的。
周离默默坐下,将团子抱过来揉捏着,并不着急,只扭头问道:“我们先打一局吗?”
槐序说道:“等李呆毛回来一起呗!两个人打有啥意思?”
不出所料。
周离盯着屏幕,安安静静的等着。
外面有滴滴将楠哥接走了。
雁城不大,这里离人民医院尤其近,坐车就两三分钟的路程,想来楠哥刚才也是从人民医院出来、才约到这里的。
没多久,槐序起身道:“我去洗个手。”
拙劣的谎言。
然而周离只瞄了她一眼,并未拆穿。
约莫十分钟后。
老妖怪回来了,开始绘声绘色的给他描述。
大意为:两个小时之前,全村人都知道了老李家的漂亮孙女吃灯泡结果取不出来的事情,两个小时之后,全村人又都知道了老李家当军官的小儿子回来后不信邪、也吃了个灯泡结果取不出来的事情。因为老李家没人开车,还叫醒了邻居让帮忙送,由楠哥的大堂哥陪同一路,现在四叔也不好意思回村了。
周离听完后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一想到以后可能会有这么一个玩意儿混进自己后代的基因里面,他就更蛋疼了。
十一点钟,楠哥回来了。
周离还是关切道:“四叔怎么样了?”
“跟哦差不多……”
“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干你毛四……”
“……”周离沉默了下,“我好奇。”
“……”楠哥也沉默了下,“哦也是。”
“原来如此。”周离点点头,“那还可以正常吃饭吗?”
“阔以,就是不阔以啃骨头吃辣的,春节莫得外卖,哦四熟又不会煮换,哦明天还要给他煮换……”
“那……”周离犹豫了下,“我明天去看看他么?”
“你也想笑他?”
“不是……”
“好!”
楠哥拍拍他的肩膀,满口答应下来,虽然说话囫囵不清,但她依然很豪气:“不要会话了,上游戏,快快快……”
三人这才打开游戏。
次日早晨。
周离提着心爱的科迪牛奶来到楠哥家的院子,看见嘴巴红肿的四叔和大堂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低头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