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發生命案,室友渾然不知;慘死背後,是生恨的孽緣,還是絕望的復仇?

宿舍發生命案,室友渾然不知;慘死背後,是生恨的孽緣,還是絕望的復仇?

(原標題:宿舍發生命案,室友渾然不知;慘死背後,是生恨的孽緣,還是絕望的復仇?)

1.消失的工友

廣州城際中心 即將開盤(2020-10-29 06:16:12)

江蘇省蘇州市甪直轄區某工地上,忙碌的工人們在勞作之餘發現:工友顏某,最近有些不對勁。

“不想吃飯,總是喝酒,不願說話 。”

世人皆有煩心事,所以工友們將顏某低落情緒的原因歸結爲:夫妻感情出了問題 。

顏某與妻子苒某,說來也蹊蹺。

2017年5月,二人來到工地;6至7月份,二人經常發生爭吵。直到近些日子,苒某不見了,顏某隨後也離職了。

張藝興臨時改規則比贏世界冠軍 對方女友發文抱怨

起初人們也未多想,直到2017年7月15日凌晨,蘇州市公安局吳中分局甪直派出所接到來自重慶警方的電話 。

扳平了!張鷺出擊失誤馬修斯吊射空門 永昌2-2深足

2.宿舍裏的兇殺

案發現場就在顏某夫妻居住的員工宿舍。

一間簡易板房裏,兩張間隔不到五米的牀,當時共居住着四個人:顏某夫妻,以及另外一對夫妻。

當民警來現場時,宿舍早已入住了新的工人。要想尋找到有價值的線索,看上去似乎有些困難。

與此同時,蘇州警方另一隊人馬奔赴重慶,將顏某押解回蘇。

經審訊,顏某稱:自己將苒某殺害並拋屍江中。

對此,顏某還原了真相:當晚,苒某回到宿舍後,夫妻二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氣急之下,顏某用手將苒某掐死。

隔天一早,當工友詢問顏某是否一起上班時,苒某早已死在牀上的布簾後面。

工友離開後,顏某將苒某的屍體拖到地上,用菜刀分屍。

看到這裏,你也許會問:深夜時分,一條生命被奪走,難道睡在五米之內的另一對夫妻,一點都沒有覺察嗎?

美媒:特朗普向支持者暗示,大選後可能會炒掉福奇

警方對現場進行勘察,從布簾以及水桶遺留的血跡,檢驗出死者DNA。

一個年輕的生命,終結在自己的丈夫手中。直到這個男人在被警方押解回蘇州的時候,她仍沉屍江中。

在被問到:究竟是什麼樣的仇恨,要用這樣殘忍的手段,了結彼此未來之路時,顏某是這樣回答的。

3.他們的生活駛上了一條几近失控的軌道。

時間退回到九年前 那是顏某與冉某“孽緣”開始的時間。

顏某在河南鄭州某工地上班,經人介紹與苒某相識。

中海熙園 已開盤 最新均價22000元/㎡

初次見面的二人,就發生了關係。

幾個月後苒某懷孕了,這讓顏某感到十分棘手,因爲他並沒有想過要與苒某有什麼未來。

顏某說:他曾發現苒某與另一個男人的聊天記錄,其內容全部都是有關“一夜情”的信息。

交友爲名詐騙,這個“男友”太不地道

王府井在萬聖節安排革命彙報演出 還說”妖你鬼混”

眼看苒某的肚子一天天變大,倉促間,顏某與苒某在家鄉辦了酒席,但並未領證。

從此,他們的生活駛上了一條几近失控的軌道。

不出顏某所料,婚後他們過得並不幸福。年紀較小的苒某,並有做好成爲一個妻子的角色。

“一點點的小事情滿足不了她的話,就會發脾氣,就會跟她媽媽打電話訴苦。”

央行:10月對金融機構開展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共5000億元

顏某與苒某的日子,在你來我往,互相挑揀對方生活中的不檢點的中撕扯着,傷害着,夾在他們中間的是兩個年幼的孩子。

儘管二人並不是合法夫妻,但他們仍以夫妻相稱,經歷着婚姻裏的一地雞毛,並且常以離婚要挾對方。

直到2016年,他們的孩子逐漸長大,倆人這才領了證。

4.當所有的猜忌與傷害爆發到頂點

上港領先了!買提江染紅他出戰 轟貼地斬直入死角

2017年5月,顏某與苒某來到蘇州打工。

按理來說,來到新的城市,他們本應夫妻同心,可在顏某眼中,妻子並不是這樣。

薑還是老的辣啊!穆裏奇倚住張遠爆射 永昌1-1深圳

VAR這次沒毛病!李聖龍側勾破門 但呂文君越位在先

我們無從得知,顏某的這些敘述是否真實準確,畢竟苒某已經故去。

但是,從顏某的話語間,我們可以感受到,苒某的那些所謂“不檢點”細節,一直如鯁在喉折磨着這個男人 。

男子爲找“豔遇”,“無腦”轉賬9000元……

一次,苒某應邀某位老闆飯局,期間顏某打來視頻電話查崗。

顏某見妻子臉頰微紅,便知是喝醉了,於是將其大罵了一頓。

顏某認爲:婚姻是一種束縛,曾經他可以縱容苒某在外“鬼混”,可如今已有夫妻之名,他再也容不得半粒沙。

那一刻,他對苒某的所有猜忌、爭吵、互相傷害,累積到了瀕臨爆發的頂點。

案發前夕,苒某再次發生了夜不歸宿的事情。

隔天一早,等到妻子回來的顏某提出了離婚。可令他沒想到的是,對於離婚,妻子似乎顯得比自己還要着急。

望着苒某冷漠的臉,顏某內心再難接受她,最終拿出一條褲帶,死死勒住了苒某的脖子。

苒某死後,顏某在漫長的深夜中,等來了人生中最絕望的一個清晨。

林志炫解釋戴氧氣罩照片 時隔四個月承認患這種病

說道:

張曉彤:顏某與苒某的關係可稱爲:宿主關係。一方爲寄生者,一方爲宿主。寄生者爲吸收宿主的營養,維持自己的生命。然而“遺憾”的是,顏某與苒某都是爲尋找宿主的寄生者。所以當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後,發現,他們不但在對方身上不能汲取營養,反而還被對方拿走身上的營養,所以便會有了很多的矛盾與麻煩。

男子爲找“豔遇”,“無腦”轉賬9000元……

顏某與苒某起初便不是因爲愛情而在一起,所以當婚姻在沒有愛的情況下而運行,給予他們的只能是無盡的厭煩與怨恨。

張越:從文中我們可以看出,顏某與苒某的戀愛是草率的,結婚是無奈的。事到如今,在談及被自己親手殺害的妻子時,顏某的態度依舊全部都是怨恨,沒有任何自責。顏某與苒某是同一種類型的人,他們在彼此身上看見了真實的自己,而這樣的自己是他們所不能接受的,所以他們會不停地指責對方。久而久之,他們卻又開始依賴於這種情感,這也是二人不肯分手的原因,因爲他們需要用彼此長期以往的互相折磨,來讓自己肯定自己的價值。

來源: 央視夜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