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力U23門將:封閉賽制有利年輕球員 不會受太多幹擾

富力U23門將:封閉賽制有利年輕球員 不會受太多幹擾

廣州富力隊U23門將韓佳奇接受了中超聯賽官方媒體的專訪,談到賽季初就坐穩首發門將以及面對壓力如何調整,韓佳奇坦言,“教練給的機會要好好珍惜,好好把握,面對壓力的調整問題,教練和隊裏的老隊員給予了很大的心理疏導。”

對於今年中超聯賽特殊的賽會制,韓佳奇表示,“這樣的賽制對於年輕球員是幸運的,不會受外界干擾太多,壓力相對來說小一些。”

談及未來目標,韓佳奇表示,“國家隊層面,國字號球隊,對我而言算是一個比較長遠,比較大的目標。”

21歲的年齡,就穩坐球隊主力門將,賽季之初是否想到?

富力U23門將:封閉賽制有利年輕球員 不會受太多幹擾

韓佳奇:我自己沒想那麼多吧,主要是教練給機會,我就珍惜這次機會,去展現我自己就可以了,也沒有想那麼多。

第一階段開局,球隊連續遭遇大比分輸球,當時作爲門將是否有壓力?

韓佳奇:壓力多少肯定會有,因爲連續兩場失利,這不是一個好的結果,肯定多少會有一些壓力的。

與廣州恆大一戰賽後,爲何流下“男兒淚”?

韓佳奇:主要是因爲我自己的一些失誤吧,自己的問題導致球隊失利。再一個是從積分榜上,我們比較被動,感覺辜負了團隊,包括隊友,教練,工作人員的努力吧。

2分鐘天堂到地獄!中甲爭冠組神奇一幕 從1-0變0-1

此後狀態越來越好,多場比賽完成零封,自己是如何調整的?

韓佳奇:主要還是教練吧,包括主教練,還有守門員教練,給我做一些心理上的輔導吧,還有一些老大哥跟我聊天,疏導我,自己發現自己纔會變得越來越好。

對主帥範布隆克霍斯特有什麼印象?他跟你有過交流嗎?

韓佳奇:範帥他是少帥嘛,更多表現爲親力親爲吧,包括訓練中也好,還是生活中也好,都想跟我們球員打成一片,平時也愛開玩笑,是一個很好的教練。他會去了解我們這些球員的一些想法,一些情況,然後再根據他所有的計劃來進行改變。在踢完申花的時候就跟我聊過,在踢完恆大的時候也跟我聊過,他賽前會分享一些比賽中值得注意的事情,讓我有一個好的一個借鑑吧。

很多人都看好你競爭本賽季的中超最佳新人,自己有沒有這個想法?

韓佳奇:我自己沒有想那麼多,穩紮穩打,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可以了,沒有在這方面想太多。

聯賽至今,有沒有哪一場比賽令你印象深刻?

天天學習 習近平用這則古語闡明國際貿易的歷史規律

韓佳奇:最印象深刻的就是跟申花第二階段的那場比賽,我覺得是最讓我忘不了的一場比賽。因爲當時的情況是,如果我們要是贏了,我們可能在積分榜上,就會進入爭冠組。這樣一個機會嘛,全隊上下也都非常重視。在這場比賽中,我感受到自己更多的問題去放大,我覺得這場比賽結束之後,需要我去總結的東西,還有太多太多。

18歲就留洋葡萄牙,能不能談一談那邊生活的感受?

楊鳴向裁判施壓”新疆犯規” 阿的江:沒打過球啊?

韓佳奇:主要還是中國跟葡萄牙是有文化上的差異,在葡萄牙我所在的那個球隊,就有很大不同,很多國家和地區的球員來到這裏,不管是巴西也好,或者非洲也好,他們就認爲足球是唯一一個能掙錢養家的一份工作,因爲我記得有一個隊友,1997年出生的,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家長了,他們的心裏,就是要靠這個東西謀生的,他們會在每一場訓練,每一場比賽中去更好的展現自己,就是當最後一場比賽去踢吧。在訓練中也不留餘力的去做,這些東西給我的感觸是很深的。二是語言,剛到了之後,肯定也聽不懂他們講什麼,要融入的話,語言首先得學。對我來說當時也挺困難的,因爲你到了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個球隊只有我一箇中國人,而且中國足球在他們那兒的認知情況很不理想,他們覺得我們中國人踢不了足球,不適合踢足球。我在那兒也想,一定要證明自己,證明我們中國人也可以在那裏踢,也可以在那裏生存。

歷史交匯點上的宏偉藍圖——《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誕生記

未來如果有機會,還有沒有再度留洋的想法?

韓佳奇:如果有機會,如果有機遇,時機很成熟,我還是會選擇出去留洋。

你曾經說過,國家隊層面希望能夠代表球隊征戰2022年亞運會,這是不是你近期的一個目標?

韓佳奇:算是我從小以來的一個夢想吧,一個比較遠大的目標。人在一定的時間範圍內都會有小目標,也會有大目標。國家隊層面,國字號球隊,對我而言算是一個比較長遠,比較大的目標。

2分鐘天堂到地獄!中甲爭冠組神奇一幕 從1-0變0-1

你覺得自己距離國家隊的目標還有多遠?

韓佳奇:我覺得我自己還沒達到那個水平,達到我自己認定的那個高度吧,我覺得還差很多。所以我也在不斷完善自己,要做最強最好的自己。這也是我最近理解到的一些東西,反饋給我自己的想法,也算是比較真實的想法。

作爲年輕球員,對今年的中超聯賽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韓佳奇:給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這樣一個封閉的賽制,我覺得對於年輕球員,第一場就是第一步來說,我覺得我算是比較幸運,因爲他是在一個封閉的環境裏面,他沒有外面雜七雜八的那些東西參與進來。能完全投入到訓練,能完全投入到比賽當中,沒有太多場外因素干擾。封閉在這裏面,壓力可能也會相對來說少一點。所以對於年輕球員來說還是挺幸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