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j0p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明明超兇的 txt-第十五章 遠道來客展示-9kz5b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太子的死让玉鼎王朝都不得不面临另外一个严峻的问题。
当朝皇帝究竟会选择哪一位皇子成为新的储君。
一时间。
这都成为了朝堂与各大宗门关注的重心。
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
尤其皇帝已经时日无多,未来又要面临妖魔随时可能发动的大举入侵。
因此玉鼎王朝必须尽快决定下一任皇帝的继承人,免得到时候玉鼎王朝发生动乱给予妖魔可乘之机。
当朝皇帝有十七个儿子。
但真正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却是四皇子,九皇子与十三皇子。
因为死去的太子与四皇子乃是当朝皇帝第一任皇后所生,而第一任皇后寿终正寝后,当朝皇帝又立九皇子与十三皇子的母妃成为了第二任皇后。
从法理上来说。
他们是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
而其他皇子都是嫔妃所生,天然便比四皇子他们弱势一头。
再加上太子地位稳固。
以至于其他皇子都没有什么争位的意思,反正争也争不过。
何况并非所有皇子都有志于成为皇帝。
比如三皇子,六皇子,十一皇子,十四皇子。
这四位皇子便属于心思都放在修炼上的皇子。
而二皇子与五皇子喜欢领兵打仗。
七皇子与十二皇子醉心于悠然风雅之事。
異世逍遙小日子 不如煙蒂
八皇子生**荡不羁,常年都在外游山玩水。
十皇子则倾心于专研学问古籍,和朝堂内外众多大学士都经常往来探讨学问。
十五皇子与十六皇子乃是双胞胎。
彼此早早便成为了镇妖司的司率。
有传言说他们两兄弟便是皇帝故意安插在镇妖司的眼线。
至于十七皇子——
尽管他如今早已成年。
可在外人看来。
他却是最没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
无非是他的年纪与资历都完全比不上其他皇子。
储君的选择并非说选便选的。
对方不单单要通过皇帝与百官的考察,甚至还要通过各大宗门的考察。
唯有彼此都达成一致才会真正决定出储君的人选。
储君最终会花落谁家。
夏凡完全都没有放在心上。
任由皇城风云变幻暗潮涌动他都岿然不动。
……
……
德意誌的榮耀
“哇哦,真不愧是玉鼎王朝的皇城呢……”
繁华喧嚣的街市上。
一个相貌英武看上去放荡不羁的年轻男子正悠悠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街道,同时一脸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
他忽然停住脚步。
抬头看了眼面前建筑的牌匾。
嘴角都不自觉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有间客栈!
“总算找到了。”
轻声喃喃了一句。
他便大步朝着建筑里面走去。
“掌柜的,来一间上好的客房。”
步入大堂来到柜台前。
年轻男子便直接将身子靠在柜台的台面,随手便朝着柜台后的掌柜弹了一枚制式银钱。
“好咧!客官请稍等!”
掌柜的接过年轻男人弹来的银钱,脸上顿时露出热情的笑容。
旋即。
年轻男子便在小二的带领下前往了二楼的客房。
“给小爷拿点吃的喝的过来,多出来的银钱就当打赏你了。”
来到客房。
年轻男子便朝着小二吩咐了一句,并不忘给对方弹了枚制式银钱。
小二接过银钱感谢离开后。
年轻男子便来到窗前,双手推开窗户后便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
直至小二将饭菜都送来客房。
他才转过身大大咧咧地坐在桌前享受起一桌子的饭菜。
咚咚咚——
“请进!”
当年轻男子将桌上的饭菜都一扫而空的时候,突然有人敲响了房门。
他似乎早有所料一样。
一边拿着手帕擦拭了下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了句。
片刻。
只见刚才在柜台见过的掌柜推开而入,在关紧房门后。
对方顿时神色郑重地朝着桌前态度懒散的年轻男子恭敬行了个礼。
瘋狂的系統 無敵小菜鳥
“小的黄大发参见少主!”
“我来皇城这件事情想必你们已经提前收到了风声,多余的客套话我便不说了,这次我来皇城是为了寻一个人,我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知晓这个人的行踪下落!”
年轻男子随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玉符丢给掌柜的。
“关于那人的具体信息都在玉符里。”
“请给小的一点时间,小的不会让少主失望的。”
掌柜的接过玉符沉声道。
“好了,你下去吧……”
年轻男子点点头,朝着掌柜的便挥了挥手。
邪帝狂妻:腹黑廢柴七小姐
“是……”
掌柜的刚要准备转身离开。
谁知年轻男子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
“对了,你知道红袖楼在皇城的什么地方吧?”
叫住掌柜的年轻男子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句。
“啊?这个……小的当然知道……”
掌柜的闻言一怔,脸上的表情都不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但这却不耽误掌柜的如实告诉了年轻男子。
“好了,你可以走了。”
得到红袖楼的地址。
年轻男子便再次挥退了掌柜的。
离开客房。
掌柜的心里都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闻名不如见面。
这位少主果然是和传闻中的一样风流成性啊!
红袖楼是什么地方?!
这可是皇城大名鼎鼎的青楼!
没想到少主刚来皇城不久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红袖楼。
但人微言轻的他却不敢多说什么,免得引来少主生厌。
当夜幕降临后。
年轻男子便已经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客栈,并照着掌柜给的地址直接前往了红袖楼。
夜晚的皇城同样热闹非凡。
别更说是青楼勾栏这样的地方。
年轻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来青楼这种地方,轻车熟路地就像回了自己家一样。
没过多久。
待在上等包厢里的他周围都已经尽是莺莺燕燕。
而年轻男子则有些放浪形骸地和姑娘们玩着一个个大尺度的游戏。
直至半夜的时候。
年轻男子已经躺在了床上,而怀里则意味着一个处在熟睡中的美艳姑娘。
突然。
年轻男子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他伸手轻抚了一下枕边人娇嫩白皙的脸颊,旋即便面无表情地起身穿戴好了衣服。
“公子,你终于舍得来见奴家了吗?”
当年轻男子来到桌前刚一坐下。
耳边便响起了一个妩媚的声音。
“雪榕,我的心可是无时无刻都在挂念着你,你瞧,我刚来皇城不久便马上迫不及待地来见你了。”
年轻男子忽地张开手。
一个娇俏柔软的身影便轻飘飘地落在了年轻男子的怀里。
年轻男子紧紧抱着怀里的可人儿,语气无比温柔地说了句。
“嘻嘻,公子以为奴家不知道吗?若是公子没有要事前来皇城,恐怕这一辈子奴家都不会再见到公子了。”
香港巨梟:重生之縱橫四海
我有一座諸天城 貪歡半晌
怀里的可人儿捂嘴轻笑道。
“雪榕,我对你的感情可是日月可鉴天地可昭!你怎么能怀疑我对你的一番心意呢?!”
年轻男子含情脉脉道。
“那公子怎么解释床上那一位姐妹呢?”
名为雪榕的可人儿顿时笑嘻嘻道。
“我和她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若非如此,雪榕恐怕都不会主动现身见我一面。”
年轻男子轻叹一声道。
“少来这套!哼!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的秉性!”
雪榕娇哼一声。
伸出雪白的柔荑便故作凶猛地用力揉捏着年轻男子的脸皮。
“哎呀!痛痛痛!雪榕!我知错了!”
年轻男子连忙呲牙咧嘴道。
“话说回来,公子为何会突然前来皇城?你可知如今的皇城可是一个漩涡之地呢。”
雪榕松开捏住年轻男子的脸,纤细的手指慢慢从他的嘴唇一直轻轻滑落到胸膛。
“这又如何呢?”
年轻男子不以为意地轻描淡写道。
“难道你忘了公子当年是怎么闯荡出来的吗?”
“奴家当然相信公子!但玉鼎王朝的皇城毕竟藏龙卧虎,远远没有公子想象得简单。”
雪榕一脸痴痴地看着眼前年轻男子那张英武不凡的脸道。
念凡。
没有姓。
只有名。
这便是年轻男子的名讳。
他的来历与身份都非常神秘。
凡是知晓他的人只知道他出身于南离洲。
身为年轻男子的红颜知己。
雪榕自然是知晓他的不少过去。
他是一个潇洒不羁的浪子,更是一个绝世剑修。
这些年来他仗剑天涯。
死在他剑下的妖魔都不知凡几,甚至连不少人类修行者都成为过他剑下的亡魂。
我一生行事何须向人解释。
这便是形容年轻男子身上最贴切的标签。
当年东明洲一别。
雪榕以为这辈子都不会与对方再见。
未曾想多年过去。
彼此竟然会在皇城重逢。
这实在是让人感到惊喜与意外。
“放心吧,我这次前来玉鼎王朝的皇城主要是为了寻一个人,不会主动招惹是非的。”
年轻男子轻笑一声道。
“奴家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值得公子不惜远赴中洲寻找。”
我就在這裏,等風也等你
雪榕面露疑惑道。
“还能有谁?当然是小爷那位素未谋面过的老爹啊!”
年轻男子耸了耸肩道。
“嗯?!”
雪榕一听,登时便睁大了眼睛,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
“公子来皇城是为了寻找你的父亲?”
“我那位不负责任的老爹到底在不在这座皇城我也没底,只是叔姨们好像收到了点风声,然后便急忙让我来这里寻找了。”
年轻男子撇了撇道。
“那你的叔姨们为何不亲自前来呢?”
雪榕奇怪道。
“听我叔姨们说,如果我那位老爹想要见他们的话早都见了,如果他们主动寻找我那位老爹,以我那位老爹神通广大的本事,他不想见他们的话,恐怕他们一辈子都别想找到我那位老爹,因此只能让我这个生面孔出面寻找了。”
年轻男子无奈道。
“公子,需要雪榕的帮忙吗?雪榕在皇城里还是有不少眼线的。”
雪榕蹙了蹙好看的秀眉道。
“当然,如果有雪榕的帮助就更好了!毕竟人多力量大嘛。”
年轻男子笑道。
说完。
他早有准备一样翻手变出了一枚玉符塞到雪榕的怀里。
“呐,关于他的信息资料都在里面了。”
“……哼!奴家忽然觉得,公子这次前来红袖楼就是为了让雪榕给你帮忙的。”
雪榕沉默了一下,顿时露出可疑的眼神看着年轻男子道。
“哈哈哈!怎么可能!宝贝可知道我一直都是将你放在心里的第一位呢!”
年轻公子顿时亲了口雪榕娇嫩的嘴唇道。
“说来我们好久都没亲热过了,宝贝,长夜漫漫,我们不如再干点有趣的事情吧!”
当天色放亮的时候。
雪榕身姿慵懒地从床上爬起身来,而身边早已经没有了那位年轻公子的身影,只有枕边残留着对方的味道。
“公子的父亲么……看样子需要和小姐汇报一下了。”
来到梳妆台前。
雪榕手里却摩挲着那枚玉符陷入了沉思。
她曾听年轻公子说过自己有位父亲。
但他这位父亲比自己都更为神秘。
即便是他对自己的父亲都了解不多。
因为关于他父亲的事情他也是从自己的叔姨口中听来的。
“夏凡么……”
是的。
这便是年轻公子那位父亲的姓名。
“少主,你想要寻找的人都记录在了这枚玉符里。”
掌柜的办事效率非常高。
年轻男子入住客栈的第三天。
对方便将一枚玉符呈递给了年轻男子。
“辛苦你们了,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我一个人吧。”
年轻男子接过玉符满意地朝掌柜的点了点头道。
“是的少主,那小的便不打扰少主了!”
掌柜的没有多言,直接便告退离开。
“啧啧啧,没想到在皇城里和我那位老爹同名同姓的便有六七十个之多,看样子的确需要花费点时间功夫了!”
扫了眼玉佩记载的相关资料。
年轻男子都忍不住砸了咂嘴。
他可是一直都记得临行前叔姨们的告诫。
他这位老爹最喜欢玩隐姓埋名游戏人间的把戏。
说不准路边的乞丐都可能会是自己的老爹。
至于为何叔姨们笃定老爹会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呢?!
大概是他这位老爹从来都不喜欢藏头露尾。
如果让人认出来就认出来了。
反正对方也拿他没有办法。
“唔,从哪一个开始寻找呢?看样子我需要好好筛选排除一下呢。”
年轻男子没有选择一个个去寻找,而是选择挑选出重点的怀疑对象,免得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