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x6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血蓑衣 txt-第1000章 羣英薈萃(五)看書-zyy9c

血蓑衣
小說推薦血蓑衣
孤月的出现无疑令东海茶楼的局势变得愈发扑朔迷离,众人原以为只是两拨小人物的寻常摩擦,却不料接连引出河西秦氏与武当两大势力。
直至此刻,一些聪明人已隐约猜出一丝端倪。今日这场热闹绝不像表面看上去这般巧合,更不会这般简单。
“我道何人多管闲事,原来是孤月道长。”望着姗姗而来的孤月,秦苦的态度依旧放荡不羁,丝毫没有因为孤月的身份而有所改观,“你们认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孤月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地岔开话题,“这场‘锄奸大会’由掌门发起,凡参会者皆是武当贵客。如今你们闹出误会,老夫既然碰巧遇到,岂能坐视不理?”
“误会?”秦苦一脸茫然地反问,“什么误会?我与秦公子一见如故,又是本家,于是忍不住多聊几句。反倒是你,一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又笑我以大欺小,又骂我是非不分,着实令秦某惶恐不已。不知……前辈此举算不算以大欺小,是非不分?”
“秦苦,你休要装疯卖傻,逞口舌之快!”
武当弟子对“傲慢无礼”的秦苦一向心存芥蒂,此刻见他对孤月出言不逊,难免有性情冲动之人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懑,横眉怒目地疾口驳斥。
“你又算什么东西?岂敢对我家府主无礼?”秦大虎目一瞪,厉声反击。
“你……”
“住口!”孤月对出言无忌的武当弟子训斥道,“本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恰恰因为你一言、我一语地呛来呛去,反而将小事闹大。非但破坏武当与秦氏的和睦,更可能酿成血光之祸。”
“前辈不愧是前辈,果然明白事理。”秦苦从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投向气愤填膺的秦大,劈头盖脸一通教训,“一把年纪,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人家年轻不懂规矩也就罢了,难道你也不懂规矩?大庭广众吵吵嚷嚷,一点也不矜持。”
“我……”
“欸!既然是一场误会,此事休要再提,我们也不要僵在这里耽搁人家做生意。”孤月明知秦苦指桑骂槐,却隐忍不发,朝秦卫抱拳拱手,话里有话地劝道,“秦府主天性率真,喜好调侃,但绝无恶意。刚刚他只是与你说笑而已,希望秦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帝王心術 寂寞
言罢,孤月又向秦苦热情相邀:“秦府主贵为秦氏家主,于大庭广众之下放浪嬉笑,难免有失身份。老夫刚刚在楼上沏好一壶极品香茗,常言道‘相请不如偶遇’。倘若秦府主赏光,我们不妨上楼一叙?”
此刻,说孤月息事宁人也好,说他含羞忍辱也罢。总之,他一门心思只想尽快结束这场闹剧,令一切回归平常。
毕竟,秦卫站在风口浪尖的时间越长,越引人注目,同时引起的非议越多、猜疑越多,他暴露身份的危险也越大。
尤其是在清风内忧外患的关键时刻,孤月绝不希望秦卫遇到麻烦。换言之,他不希望“拔出萝卜带出泥”,因为秦卫令武当陷入更大的麻烦。
然而,局势的发展往往不尽人意,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更是一语成谶。
当忧心如焚的孤月忙着左右逢源,一边好言劝慰秦苦高抬贵手,一边暗中催促秦卫尽快抽身之际,一群气势汹汹的“不速之客”突然闯入东海茶楼。
他们的出现,令孤月的苦心斡旋变成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
来的是贤王府弟子,为首之人是“雪衣银蛟”慕容白。
“什么人敢在洛阳城闹事?不知道这里……”
何妨輕佻
在慕容白的眼神示意下,林方大率先冲到近前。然而,当怒气冲冲的他欲一问究竟时,目光却在无意间瞥见似曾相识的秦卫,眼神登时一变,声音戛然而止,眉宇间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惊骇之意。
“七爷、林门主,你们来的正好……”
“闭嘴!”
重生女修仙
林方大一声暴喝,将满眼兴奋的胡九吓得脸色一变,说出一半的话又被他生生咽回腹中。
从始至终,林方大的眼睛一直死死盯着面无表情的秦卫,似乎在仔细辨认他的身份。
“你是……”
“咳咳!”
见势不妙,孤月连忙挺身而出,不由分说地将幡然醒悟的林方大与杀意尽显的慕容白拽到一旁,同时令武当弟子拦下其他几名跃跃欲试的贤王府弟子。
“孤月道长,你可知那人是谁?他是朝廷的人,曾随赵元拜访贤王府。前年腊月初七夜,他也参与行刺……”
畫魂師 七月瀟瀟
“老夫知道!”孤月摆手打断咬牙切齿的林方大,低声道,“但你们不能揭穿他的身份,更不能对他出手。”
“为什么?”慕容白心有猜想,但表面上不动声色,“秦卫是谋害府主的凶手之一,我做梦都想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现在人就站在我面前,你竟然让我放过他?简直岂有此理!”
塵脈 棠鴻羽
“因为他是掌门请来参加‘锄奸大会’的客人。”孤月深知慕容白性情秉直,林方大更是脾气火爆,故而也不找借口搪塞,直截了当地开门见山,“如果你们揭穿他的身份,于武当不利、于贤王府不利、于‘锄奸大会’更不利。”
“什么意思?”林方大听的一知半解,心中又急又气,语气愈发不耐,“中原武林与朝廷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清风盟主为何邀请朝廷命官?而且……还是参与刺杀府主的狗贼!”
“此事说来话长,绝非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此刻,孤月左手拽着林方大,右手拽着慕容白,生怕他二人一时冲动与秦卫撕破脸,“但老夫可以对天发誓,此事是掌门深思熟虑,再三权衡之后作出的决定。个中缘由,容老夫回去后再慢慢解释。眼下,希望二位以大局为重,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如何?”
“这……”慕容白与林方大对视一眼,眼中皆是一抹踌躇之意。
“怎么?难道二位连老夫也信不过?”
“断无此意。”沉吟片刻,慕容白将心一横,勉为其难地点头妥协,“我可以暂时不杀他,也不揭穿他的身份,但必须将他带回贤王府,以免其逃之夭夭。至于如何处置,待清风盟主将一切解释清楚,由府主和夫人共同定夺。”
攆走狐貍住進狼 愛空千路
“没问题!”见慕容白松口,孤月暗松一口气,又道,“接下来的事交由老夫处理,你们谁也不要插手,也不要问任何问题。”
“好!”
商议作罢,孤月那颗惴惴不安的心总算踏实几分。不知不觉,他已是一身冷汗。
英雄聯盟之下路殺神
回到场中,孤月先与心神不宁的秦卫窃窃私语,然后走到秦苦面前,赔罪道:“秦府主恕罪,掌门与谢府主临时有事,派七爷前来寻我。老夫今日恐怕不能与你叙旧,我们改日再一起喝茶。”
“无碍!无碍!孤月道长是清风盟主的左膀右臂,势必百事缠身,不必招呼我们这些闲人。”秦苦满不在乎地大手一挥,“道长请便!”
“对了!秦公子刚刚告诉老夫,他对掌门与谢府主仰慕已久。难得今日有机会见到老夫与七爷,也算缘分一场。君子有成人之美,我们也愿替他引荐,不知秦府主能否改日再与自己的‘本家’畅聊?”
“既然秦公子有机会攀交清风盟主与谢府主,秦某岂敢阻挡人家的‘锦绣前程’?”秦苦表现的十分善解人意,甚至故作羡慕地连连感慨,“这可是百年难遇的机会,说不定秦公子会变成下一个柳寻衣……”
言至于此,秦苦忽觉言辞不妥,故而匆匆改口:“山野村夫,不会说话,望秦公子勿怪。我的意思是……你会像昔日的柳寻衣那般遇到一位武林雄主,得到他的赏识与擢拔,从而一飞冲天,名扬四海。待阁下功成名就之时,可千万别忘记今日的一场缘分,咱们好歹五百年前是一家。秦某才疏学浅,自知守业艰难,又偏偏瞧不上秦卫那种乌龟王八蛋,不屑攀他的高枝。因此,日后只能仰仗秦公子念及同姓之情,对小弟多多关照。嘿嘿……”
“哼!”
以秦卫今时今日的地位,所遇之人大都对他卑躬屈膝,阿谀谄媚。纵使钱大人、贾大人见到他也是和颜悦色,何曾见过秦苦这般笑里藏刀,贫嘴贱舌之人?
如今被他明里暗里地辱骂嘲弄,心高气傲的秦卫早已忍无可忍,再也不能心平气和地与之逢场作戏。因此,面对秦苦的涎皮赖脸,秦卫连虚情假意的寒暄都没留一句。
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秦公子,保重啊!”
平凡女人
对于秦卫的不屑一顾,秦苦非但毫不在意,反而上赶着“热脸贴冷屁股”。他依依不舍地朝匆匆离去的孤月、秦卫、慕容白一行挥手道别,装模作样地擦拭“眼泪”,令众人忍俊不禁。
终于,一场风波落下帷幕。在掌柜与伙计的收拾中,东海茶楼迅速恢复常态,大堂再度陷入一片嘈杂。
秦苦在秦家弟子的陪同下坐于大堂角落,硕大的身躯慵懒地仰靠在椅子上,优哉游哉地闭着眼、翘着腿、端着茶、哼着曲,煞是惬意。
就在严顺与秦大、秦二、秦三津津有味地聊着刚才的闹剧时,形似假寐的秦苦突然眼皮一抬,一道耐人寻味的精光自双眸迸射而出。
与此同时,二楼走廊一位白衣胜雪,风姿绰约的“翩翩公子”凭栏而站,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饶有兴致地俯瞰着熙熙攘攘的大堂。
在与秦苦“无意间”目光接触的一刹那,二人的嘴角竟不约而同地扬起一丝讳莫如深的诡笑。
隨身空間 佛曰佛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