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eup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靈魂訂造師 ptt-第663章 你急個屁熱推-r9unk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吴比和屈南生准备回去,却也没有来时的那么焦急了——走之前,屈南生还带着吴比在裂幕城的市集里转悠了许久,说是要给同伴们带点礼物,尽显一位中年男子本色。
涅槃之九界獨尊
“出来这么些天,跑了这么远,空手回去哪里像话?”屈南生说这话的时候,正在一个卖糖葫芦的摊前挑挑拣拣,比练剑时还要专心。
最后屈南生买来的礼物……其实都不如何贵重,也压根没选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些糖葫芦、果脯、缎子之类的寻常物事,分别是要赠予许何、余娥、狐来他们,就连米缸也得到了一杆鸡毛掸子。
而过程里吴比并没有怎么参与,反正都是老屈的心意——实际上,吴比一直在忙着体会,体会在把屈南生点化成了“英雄”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一点点变化。
吴比还记得一开始学习魂道的时候,龙晶曾经解释过灵魂订造师的不同境界,说每个灵魂的境界其实也对应了灵魂订造师的等级,那现在既然屈南生成了英雄,讲道理自己也就可以向下一步“魂工”迈进了吧?
魂生到魂材,是打磨自身天地里的那一个小“池子”,而吴比为了阴人,把那池子打成了一个深渊——看似面基不大,但里面蕴含的魂力惊人,在斩杀厄普曼的时候,吴比也是借着这么一个小池子误导了老魂匠,最后用如山的魂力将之砍死。
下一步魂材到魂工,在魂力的层面就是要把这一池池水冻结为冰山,吴比在点化了屈南生之后,的确发现体内的魂力出现了一丝其他可能——似乎自己……能够用意念控制那一方天地中的温度,从而影响池中“水”的变化。
屈南生买这买那的时候,吴比已经暗自悄悄试了起来,只不过因为本源魂力太少,冻也只在深渊的最底层冻住了一小块——虽然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但吴比知道方向一定是对的,因为在这一小块冰出现之后,吴比已经明显感觉到魂体的伤势有所缓和,甚至自愈的速度亦有加快。
再稍微打开了一下魂导光环的衰弱效果,吴比发现魂力的消耗速度也比从前慢上了几倍,冰块几乎没有消融——那么假如冻出来一座冰山的话,首先从魂力储备上来说,就提升了不止一个等级,更不用说那些额外的好处了……
成为魂材之后,吴比开放了定制魂武的权限,那现在有了“英雄”在手,只要回去找一找龙晶或者石鱼,他们自然就会把自己的职称提升到魂工,不仅工资多了许多,还能学会炼制魂兽之法……
世界最強教師 一只老蟬
炼个什么魂兽,加点什么效果?吴比已经不自觉地开始期待了起来。
“师父,你笑什么?”屈南生背了满满一大包的东西,看到吴比在傻乐,自然问了一句。
“咳咳……”听到师父二字,吴比扳起了脸,“为师的修行又有突破,此事极妙……”
“如此说来,师父来中州一趟,为的是自己的修行?”屈南生老早就猜出了吴比的逻辑,刚好调笑一句,“那这就算是徒儿送给师父的礼物了?”
“……也不尽然。”吴比反思片刻,心说自己来此地历经百般波折,出发点的确是弄出个英雄,顺便调查一下中州的迷雾;但说到底,把屈南生推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也同样是吴比一力促成。
“不教凡人做猪狗,是我的内心真实所想。”吴比向屈南生解释道,“绝对的力量,就是会挤压普通人的生存空间,倘若要是不给他们加以约束的话,结果必然就是中州这般……”
“相比较满天神明疾驰,我更希望人一出生,便能看到自己的一片天空,而不是终日活在他人的阴影之下。”吴比自蓝星来,理想中的世界当然不会距离蓝星太远。
婚寵軍
“受教。”屈南生咬牙道。
“至于礼物嘛,这样也行,反正你只要好好的,为师也不强求什么。再说了,你当时不是送过我一些鸡鸭鱼肉么……”吴比突然想起那时和赵灵旗在伊兰库兹克市集闲逛,自己给赵灵旗买了个套娃,还顺便开导了他一番……
也不知这家伙现在怎么样。
“那是拜师礼,不一样的。”屈南生呵呵一笑,从怀里掏出一物。
仙劍奇俠傳五 李奇朗
吴比一看,一个木人偶乖乖地躺在老汉的手心,手握一杆小旗,像是个旗开得胜的将军。
“这是?”吴比一时间没想明白是何意——啥意思,把自己当儿子了?这送的啥。
“此人乃是中州的常胜将军,传说就是他披荆斩棘、降妖除魔,开辟了整个殷国……”屈南生把木偶塞到吴比手中,“师父心高气盛,吾只能愿师父无论在哪,皆能百战百胜。”
少爺,別鬧!
说完,屈南生深深一揖,吴比轻轻接过,一时无话——小小木偶不过几文钱,却让吴比感到一丝丝人世的温暖。
“你怎知我非要赢?”吴比回忆了一番此前的表现,想不通屈南生是从哪里总结出来自己的这个“习性”的——老汉看人还挺准。
仙妻難馭
“以小见大。”屈南生道,“师父给了徒儿最好的剑、最上的天资、最佳的根骨,最宽的管制……徒儿若是连这点也看不破,便枉称师父的徒儿了。”
“好!”吴比抚掌叫好——屈南生的马屁拍得又自然又流利,缓解了二人之间一时有些凝重的气氛。
“所以师父是要走了?”屈南生说着,眼睛瞄了瞄吴比腕间的驼色手环——那手环在吴比点化了老汉之后,便一直微微发凉,老汉剑心通明,察觉到了不同。
亂舞魔獸 酒酒酒
吴比感应一番,也知道就像蓝星时的那样——只要自己想,都可以随时回到魂界,暂别这场漫长的冒险。
“师父珍重。”屈南生见吴比不说话,还以为他真的现在就要走,再次深深一揖。
“你急个屁。”吴比打掉屈南生抱着的拳,“想赶我走,自己诛邪仙、辟天庭?”
“嘿嘿。”屈南生的确是迫不及待想要赶紧把凌云社带上正轨,然后大干一番了——早日扯起大旗,便能早日救出屈天歌。
重生之紈絝天下 鯉魚飛起來
“走,一起回去,我也好帮你审一审孙地龙。”吴比心说那厮还在大黑天旗之中,只有余娥能把他放出来——毕竟孙地龙也是个欢喜境,拷问他的时候最好自己也要在场。
“那我们一路急行军?”屈南生把米缸唤了过来。
“不急,路上我还有事要做。”吴比示意老屈稍安勿躁,嘴角也是泛起一丝笑意,似是有所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