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dft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討論-第674章甲房生員的抉擇展示-shyga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好了,我们的对手也出来了,是来自戊组的第二名,一支世情司的队伍。”
鞠行说到这里,眉头微微皱了皱,不过很快便舒展了开来,笑着嘱咐他的生员们,道:“正常发挥就行,按照以往咱们戊房的实力,能从小组突围就已经超额完成任务,如今每打一场都是赚,大家不要有任何压力!”
将几名生员打发走继续演练阵法之后,鞠行这才神情凝重的看向商夏,道:“他们真的开始针对我们了?”
輸贏(共兩冊)
商夏笑了笑,道:“他们针对的是这一套合击阵法,你不会觉得这一次学院的竞技大比结束之后,这一套合击阵法还是戊房的独属之物吧?”
鞠行不满道:“这不公平!甲、乙两房不也演练了这一套合击阵法?为何不针对他们?”
商夏笑道:“这一套合击阵法不是谁都能练的,同时也不是谁都愿意练的,否则的话,甲、乙两房为何在比斗过程当中没有施展出合击阵法?乙房更是直接被淘汰,而甲房也不过以小组第二突围。”
鞠行微微一怔,道:“不是说他们演练时日太短,还不曾掌握这一套阵法精髓么?”
商夏笑了笑没有再多言,而鞠行则若有所思,显然已经想到了什么。
戊房的七名生员在商夏的指点下,仅仅七日便能够与鞠行进行交锋。
而实力更强,资质更好的甲、乙两房生员,纵使没有商夏亲自下场指点,半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掌握不了合击阵法的最基本使用方式?
重生之大設計師 帥到掉渣
内舍甲、乙两房的生员不是没有想过要以合击阵法争锋,而是参战的生员当中有人抗拒使用这一套阵法,而有的干脆则是根本无法融入合击阵法当中,最终便是作为武道修行教习的孙海薇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任由他们自行决断。
只不过商夏与鞠行二人都不知道的是,在内舍甲、乙两房小队一个被淘汰,一个勉强晋级之后,两房内部的生员也已经就两仪乾坤阵爆发了分歧。
乙房自不用说,他们早已经被淘汰,如今争论更多的还是当初如果坚持使用合击阵法,是否能够从小组中晋级突围。
事实上,这种可能也几乎不用怀疑,戊房小队以全胜战绩晋级的例子就在眼前。
没有人会觉得戊房那几块料有多高的个人实力,又或者两支院卫司的小队全都是酒囊饭袋。
他们能够晋级的原因也只有一个,就是由他们的武道修行教习传授的那一套合击阵法。
偏偏那一套合击阵法他们也已经在自家教习的帮助下学到,然而最后却是他们自己放弃了。
此时,无论甲房还是乙房的生员,都在针对做出最终决定的几位修为战力最高的生员进行质疑。
甲房首席,修为达到二阶大圆满的生员庄肃,面对不少同窗的质疑,一张脸憋得通红,大声道:“那套阵法走了歪路,我敢肯定,一旦选择了那一套合击阵法,今后我等的武道路径必然会受到影响,越走越窄,直至无路可走!”
“庄首席凭什么肯定?”
“若那合击阵法当真有如此缺陷,为何学院其他人发现不了?庄首席难道比训导、教习他们还要高明?”
天後,被潛了?!
“不错!孙教习乃是四阶高手,是她亲自带着我们去寻那位商教习学习合击阵法,难道孙教习会害我们?”
“我们从小组突围,一年内的修炼资源供应翻倍,可要是能再进一步闯入八强呢?我们就能获得进入两极聚元池的资格!”
“呵呵,庄首席已经进过两极聚元池,他如今更是站在武意境的门槛上,这个资格他即便是有也用不到了。”
“……”
庄肃忍无可忍,怒斥道:“你们若愿用这合击阵法,那自用便是,反正庄某决然不会入阵!”
说罢,这位甲房的首席怒气冲冲的先行离去。
随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甲房的一部分生员,其中还包括几个二阶生员。
甲房剩下的生员一时间有些冷场,可过得片刻,突然有一位武极境大成的生员轻咳了一声,开口道:“我们下一场的对手是考功司的一支小队,我打听过了,人家那支小队在小组交锋前三战都有人员变动,根本猜不到他们最强的五个是什么修为,最后一战更是上了一水儿的五位武极境第二层武者,可最后还是赢了。如今能够确定的便是,他们至少也有四位武极境大成的武者,有没有大圆满的则不知道。”
豪門情斷:夜少的廢妻
曾想盛裝嫁給你
有人率先开口,原本有些冷清的场面顿时又变得热闹起来。
“能够领悟神通进阶大圆满的武者虽然少有,可别忘了考功司是什么地方,他们干的多是得罪人的活儿,没有过人的实力怎么可能弹压学院那些犯错的武者?”
“没错!别忘了,此番大比上,考功司四支小队便突围晋级了三支,这等实力便是院卫司和世情司都比不上。”
“他们这支小队里面若是突然蹦出一两个二阶大圆满出来,我丝毫都不觉意外。”
“那照你这么说,我们这一战没得打了?”
之前那位最先开口的生员突然开口道:“正是因为这一战无论是修为、战力、经验上,咱们都落了下风,几乎没有什么取胜之机,那为何不试试那一套合击阵法?索性死马当成活马医!”
“……”
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嬈 偶陣雨
…………
鞠行望着擂台上的一轮弩箭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可紧跟着见到己方生员当中有二人中箭退出,七个人的小队只剩下了五个人,顿时跳着脚骂道:“世情司的人贯是这般阴险么,连弩箭都用,你们干脆……”
鞠行话音未落,眼瞅着双方正要接战,世情司的五名武者抖手又是五张二阶武符甩了出去,生生将他嘴里的话给憋了回去。
“我……草!”
鞠行瞪大了双目,道:“已经不要脸到这地步了吗?”
“哼,堂堂内舍训导,大庭广众之下爆粗口,哪里还有一丁点为人师表的样子?”
一道女子的声音从鞠行的身后传来。
鞠行转身怒瞪着从身后走过来的沐清雨,道:“一场竞技大比而已,你们搞得像生死仇杀,欺我这些生员没有你手下的人身家丰厚是怎的?”
沐清雨的目光瞥过站在不远处仿佛正看什么入迷的商夏一眼,冷笑道:“你大可以自掏腰包,给你的生员们也人手买一张武符。”
鞠行怒道:“不用你激我,你以为我鞠某人舍不得那点身家?”
沐清雨嘲讽道:“鞠兄的身家自不用怀疑,可惜你就算买下武符,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了。”
鞠行连忙转身望向擂台,却见戊房的生员在一开始被对手以一波弩箭远程偷袭了之后,很快又被五张二阶武符打得有些发懵,这合击阵法一时间便没能成型。
在一开始戊房小队中的两人因为被弩箭所伤而出局之后,台下观战的不少训导、教习、执事便纷纷叹息。
“这些生员还是经验太差,应变能力不足。”
“七人的合击阵法一上来便缺了两人,难了!”
“可惜,五张阵符下去,剩下的五个生员各自为战,这一场没什么看头了。”
“这阵法威力,嗯,倒也不差,奈何阵法本身似乎也有缺陷?”
凰女傾世:冷血狼王請下跪 醉櫻落
“唉,原本还想着这套合击阵法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可惜……接下来准备的一些东西怕是用不上喽!”
“不错啦,那些圣地宗门的合击阵法哪个不是经过数代人不断完善纠正?如今咱们至少也有了一套合击阵法,日后自行完善纠正便是,说不定百年之后,一切便水到渠成了。”
“唉,百年!百年能完善都不错啦!”
穿越之配角也風光
“听说这套合击阵法是小商符师拿出来的?”
“什么小商符师,如今是大符师!”
“听说他也快要进阶五重天了?”
男妃”傾城”
“怎么可能,你当五重天是大白菜?他的祖父商副山长刚刚进阶,他跟着也进,你觉得可能吗?”
“诶,说这套阵法呢,怎得转到了小商……公子身上,你们难道没发现这套阵法的蹊跷么?据说小商公子要一统武极境所有两极本源……”
“诶,不对不对,你们快看,这戊房的生员有点门道啊,这五个人居然还在坚持!”
“喂,我说你们怎么……”
“这是……还是那合击阵法!一个是双人合击,一个是三人合击!”
“诶呦,不是七人成阵么?”
“还不明白?小商公子这套合击阵法恐怕根本不像怎么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阵法不止七人可以成阵,如今两人、三人皆可成阵。而且诸位发现没有,擂台上那一组两人和另外一组三人还在竭力汇合,这说明什么?说明五人汇合之后仍可成阵!”
一世獨寵,商女魔妃
擂台下观战的一众三阶以上的武者议论纷纷,商夏看似注意力一直都在台上,可实际上身后众人议论的内容大体上也都能听得到,他只是懒得理会而已。
不过就在戊房的生员与世情司的这支小队在擂台上尚未分出胜负来的时候,倒是从另外一座擂台上爆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感到惊诧的冷门。
此番内舍仅有的两支晋级小队中的一支,来自内舍甲房的小队,在失去了一位二阶大圆满和两名武极境第二层的主力之后,以两名二阶大成和三名五境第二层,再加上两名候补的武极境第一层生员组成的小队,最终凭借两仪乾坤合击阵法击败了一支考功司的小队,率先晋级了八强,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