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wyxq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平民神探討論-第1950章 終究要做出選擇鑒賞-ti25b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初次联手之后,成果还算是叫人十分愉快的,东西拿到手了,两人也没有受伤,最后还能大获全胜,虽然跟其他人动了手,但最后并没有人因此而丧命。
参与了多次游戏的陆生还是头一次有这样轻松的收获,对于他来说,还是十分满足的。
当然最满足的,主要还是因为一次,从游戏的任务中,他拿到了自己最想要的药品,而对于他的合作伙伴来说,对于这药瓶,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是他从袋子里面拿出来的东西,更加感兴趣一些。
陪你從校服到婚紗 小左痕
而陆生其实对于这些东西,几乎看不懂,也不认为这些东西,会有什么价值。
一心迷倒你
其实他看不明白,丁凡也没有很明白这东西有什么意义。
回到過去做家主
这一次从包里拿出的东西,陆生最想要的就是那瓶药,而其他的东西,其实就是丁凡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比如那块怀表,上面已经锈迹斑斑,打开都不会动,也不是什么有价值的古董,可这东西,既然放在包里,那就证明这东西,其实还是有一定重要性的。
但这个所谓的重要性,也是因人而异,不是对所有人都重要,或许只是对某一个人重要而已。
逆天珠
至于那些看似不起眼的手帕子,或者日记本,甚至还有核桃都在里面。
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而是一些十分常见的小玩应儿。
陆生对这些东西,是一点都看不上眼,在他的眼中,只有那个小药丸算是最贵重的。
而一些之前尝过甜头的亡命徒,显然也是奔着这东西来的,反倒是对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并没有多重视。
“你要是听我的,这个小药丸你最好先不要给你妹妹吃!”丁凡看着摆了一地的小物件,沉思了良久之后,缓缓开口说道:“这药丸你多长时间给你妹妹吃一次?”
之前丁凡没有说话,陆生也很识趣的闭嘴没有出声,一直等在一边。
对于丁凡一直在思考的东西,他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关注,可现在说道妹妹的病情,以及药丸的事情,他就有点不一样的看法了。
“我妹妹的病已经开始恶化了,医生的意思还是希望我能尽快的将药给我妹妹准备齐全,最好是一个星期两到三次服药!”
说道这件事的时候,陆生明显有点紧张,将手上的药丸拿在手里,紧了又紧,好像生怕丁凡会对他下手硬抢一样。
他也不想想,丁凡想要抢他,也不用跟他废话,而且早就可以动手,甚至昨天那一颗都可以不给他的。
“你不用紧张,我是说,这种药,你应该先找人做一个检测鉴定!”丁凡随手将地上的东西一件件的收起来,小声的说道:“我只是对于背后的那个人,没有什么信任而已,而且后面的任务本身也没有准确的时间安排,甚至他给出的任务奖励,你能保证下一次还有这东西吗?”
“你最好做一个长期的打算,找一个药品公司,通过这一颗药,做出分检报告,最好是有办法复制同样效果的药物,这样才能长治久安!”
陆生之前还真没有想到这个办法,现在一听丁凡给他的主意,顿时好像脑子开窍了。
但随之又沉默了下来,脸色沉重的说道:“这……恐怕不便宜。”
“我这些年,手上虽然攒了一点钱,但是给妹妹看病之后,将手上的钱几乎花干净了,就是现在妹妹住院,我都是跟别人借的钱。”
说白了,陆生还是一个孩子,虽然经历了不少,但很多时候,他分不清楚价值和价格之间的区别。
“如果我说,你找人分解这颗药丸,不需要花钱,甚至还能拿到一笔钱,你觉得这生意可以做吗?”丁凡看了一眼陆生,突然想起了之前被电晕过去的,黑衣壮汉,伸手掏出了他的名片放在了桌上:“明天联系他,这个药丸就是你手上的筹码,只要他同意跟你合作,今后你妹妹的药就算是有着落了,同时也能解决你的债务问题。”
说实在的,陆生在遇到丁凡之前,是真的没有想过,这小小的一枚药丸,不仅能救妹妹的命,同时竟然还能有这么多的价值。
可丁凡拿出来的这张名片,他却有点怀疑,毕竟被骗的次数太多了,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完全信任的人,少之又少,对任何人他都会心存一定的戒备。
而且丁凡给他指出一个新的方向,目的又是什么那?
十二生肖的故事 佚名
看着陆生此时有些迟疑,丁凡好像也能明白他的疑惑,放下了手上的名片对他解释道:“还记得今天晚上我们在路上见到的那辆车子吗?”
“这张名片,就是我在他车里拿的。”
“看他的车子,你应该也能看的出来,这个人不缺钱,他想要的东西,原本未必是这个药丸,但他依旧参与了这个游戏,你觉得他是为什么而来的?”
陆生明显就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有些迟疑的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迟疑的说道:“难道是为了包里的其他东西?”
“可是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很重要吗?”
文娛之皇 屋子漏雨
“那个日记本或许有些重要的东西在里面,会不会是为了这个?”
丁凡拿起手上的包丢在了一边说道:“别人或许是,我之前也有这个想法,但是我在他车上看见的一些东西,我觉得他跟你差不多,应该也是为了这药丸来的。”
“这种药在国外名叫温尔钛,国内的黑市已经将这种药炒到了一万八一颗,但是在国外,这种药的价格会更加的高昂,多到你都想象不到!”
“我叫人在国外调查了一下,欧洲现在的价格是国内的三倍,也就是说这种药在国外的市场远比国内要大的多。”
“另外我叫人调查了一下你妹妹的病,在国内确实算是比较罕见,但是在国外,这种病例很多,病人的量远不是你能想象的,所以这种药在国外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
“我这样说,你应该就明白了,这个赵德贤,不是自己有病,或者亲戚有病,而是为了利润,只要他的制药厂可以生产这种药出来,他将八成的药品铺到国外,很快就会出现供不应求的场面,而且利润相当的可观,国内两成就足够用!”
“可在此之前,他必须要拿到样本,所以他昨天出现了,可他不想被人认出来,因为他大小也算是个公众人物,而你去找他,刚好可以弥补他空缺,拿点钱出来,甚至分你一份干股,对他来说无足轻重。”
看着手上的药瓶,陆生依旧在犹豫,在他的眼中,金钱绝对不是万能的,而且亲情在他的眼中其实更加可贵,远不是金钱能比拟的。
“其实你应该也想过同样的问题,就是这个游戏究竟还能玩多长时间!”丁凡也知道,叫他放弃已经到手的药丸,对于他来说一定是个很难的选择。
而且赵德贤这个人丁凡想要争取一下,另外就是这个药丸的供应时间应该不会很长,这个药丸其实很大程度上来说,都是神秘人拿出来,故意引诱陆生用的。
等他逐渐被吸引了,这个‘药引子’还会存在吗?
邪情少主
谁都没有办法保证这一点,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包里的东西就会被人换掉,或许东西的价值会更高,但是在高的价格,对于陆生还有多大的吸引力那?
“关键就在于,这背后的人,擅长玩弄人心!”丁凡不得不做出一个假设,或许这个假设本身陆生自己也有想过:“如果有一天,背后的神秘人不在供应药物,而是用其他的东西作为代替,你还会参加他的游戏吗?”
陆生抬头看了一眼丁凡,轻轻摇了摇头。
但他内心明显不是很确定,这会儿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其实你心里很清楚,就算是背后的神秘人停了药,你依旧会跟着他的游戏跑,因为你内心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你还期待他不定期的在拿出药丸对吧?”
花開有時,頹靡無聲
“这就是人的惯性思维,而神秘人刚好就利用了这一点,将你死死的套牢在他的手下。”
“你跟那些专门为了钱而来的亡命徒,是完全两个概念,他们只要尝到了甜头,自然而然的就不受控制,你们这类有针对性的人才是他最难控制的!”
道理虽然说的简单,可丁凡想表达的东西,已经彻底灌进了陆生的脑子里面。
其实很多东西,丁凡就算是不说出来,难道陆生就不会想到吗?
陆生虽然单纯,可居安思危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只是他没有想到太深的根源问题。
想丁凡将所有的可能都剖析这么细致,他还是做不到,可给他一些时间,他是能想明白的。
怕就怕等他想明白的时候,背后的神秘人已经将药都停了,而他也被这个漩涡拉近了中心,就算是他想逃离都做不到。
“你再想想吧,还有点时间,明天一早你想好在说吧!”丁凡没有继续在说下去,他知道刚刚的话已经起到了该有的作用,很多事情陆生可以自己想明白的。
只是他需要一些时间,去说服自己而已。
而这一晚上,陆生注定是没有办法睡觉了,刚刚拿到这颗药丸的时候,他心中别提多兴奋了。
有了这颗药,妹妹至少在这个星期之内,都不用在经受病痛的折磨了。
要是运气好一点,下一次跟着丁凡出去,应该还能在拿到一颗药。
这样一来,妹妹的病至少可以得到一定的控制,平常自己有时间还能在出去打点零工,欠的钱他也可以慢慢的还一部分。
校園怪談之驚魂考場
唐時明月宋時關 江左辰
可这才没多长时间,他又要面对一个新的选择,这个选择注定了是他要做出决定的,可对于他来说,这个选择是太难了。
而且他不得不承认,丁凡刚刚那些话,没有一句话是夸大其词的,有些问题他自己之前就已经想过了,而且可能性很大,只是他一直在逃避。
而现在丁凡将一切都点明了出来,他也终于避无可避,不得不去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