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imh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 線上看-第1106章 比較焦灼熱推-lq5wq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呦吼,没想到你涉猎的还挺广啊!”
张玄十分意外,这秦老板没有电脑,就一个智能手机,连通讯录同步都不会。
“跟你这个文化人在一起,我自然要多读,而且我为什么不能知道霍金?你这是知识分子的傲慢~”
秦老板洋洋得意。
张玄和秦老板扯这些话的重点,其实不是问命,而是张玄心中一直有个坚定的念头,那就是他是圣人,很强很强的圣人。
可是除了这个念头以外,其他的就没有了。
这是不是一种错觉?
如果是错觉的话,为什么持续这么多年?
如果是真的话,那么,张玄为什么没有其他的能力,就连修行也只是普通的打坐修炼,修行道法,和其他人的超能力根本不一样。
但是这个问题,张玄自然可不会告诉秦老板,这个秘密,他连爸妈都没告诉过,别人会把他当成神经病的。
········································
“今年太白当头坐,不是有灾,那就有祸了,但是也不是不能化解~”
大学生城里,张玄看着陈道长摇头晃脑的给人算命,他这次来,是想和陈道长探讨一下命理相术。
“那你说,我有什么祸事?”这女大学生还挺机警。
西遊之黑山妖君 貓虔
“看你文曲暗淡,想必是学业之祸,老道价格公道,十块钱助你化解一场人生小难,不吃亏的~”
也不知是被考试的恐惧所支配,还是十块钱的事情,的确很小,所以这笔生意是做成了。
“陈道长,是不是每到考试季节,你的生意就不错啊?”
张玄来到摊子前坐下笑道。
“我这是做好事,十块钱的生意,就是毛毛雨啦,对了,你有空吗?我有个大生意,说不定会用到你~”陈道长笑道。
张玄心头一动,来了兴趣:
“哦,你大生意?要找我做托?告诉你,那种小生意我可看不上,我的出场费可是很高的~”
“你放心,有人要做阴亲,你说,这钱能少了吗?”陈道长小声道。
他小声,不是因为他怕,而是搞阴亲,十之八九是扯到违法犯罪,他不想坐牢。
这个阴亲也叫骨合葬、阴亲、搭骨尸、骨亲,通俗讲就是为死人寻找配偶,早在汉朝以前就有。
你看,这要尸体,尸骨,你上哪找去?只能去偷,这是侮辱尸体罪,要坐牢的。
但是古时候没这么罪名。
古人封建迷信,他们认为,尚未婚嫁便亡故的人,如果不替死者完成婚嫁,坟头就容易滋生鬼魂作怪,使家宅不安。
即使古人还相信,鬼魂过了头七,就下地府,给阎罗王审判去了,还得过奈何桥,和孟婆汤,转世投胎。
既然鬼都投胎去了,为什么在坟头还有鬼魂呢?
这自然是不合理的,所以这叫迷信。
“现在还有人土葬?是要出差吗?”张玄问道。
现在人死了,停棺之后就拉去火葬场,烧的干干净净。
不过有的地方不是,还是土葬,但金陵不是。
陸戰隊之旅 冬天很涼快
“出差?”
陈道长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道:
“对对对,是要出差,不是这的生意~”
“我的出差,那些食宿可得全包,还得要出差补贴,不然的话,我不会去,还会举报你违法犯罪~”张玄笑道。
“又不是我偷尸体,抓也抓不到我~”
陈道长笑道:“至于费用,不是问题,只要你愿意就行~”
“只是,这件事情,靠谱吗?”
张玄要是有点疑虑,主要是金钱上的、
要搞阴亲,这地方一定封建迷信,封建迷信的地方,意味着闭塞。
闭塞的地方意味着落后,落后的地方意味着贫穷。
穷的地方,自然是得不到什么丰厚的报酬。
星空帝國系統 xs星邃
“我过去走江湖,没少跟那些和尚,乡下神婆抢这种生意,什么祭黄河娘娘、住宅动土开工祭祀、给横死的人做法事。”
陈道长吹嘘起来道:“我这眼睛,可是火眼金睛,我会做不靠谱的事情?跟着我,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听到这里,张玄倒是没跟陈道长较真,他倒还不至于跟老人家置气。
“你还会超度?这对你来说,是不是超纲了?”
“说什么呢?我身为江湖中人,会念往生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你以前杀过鬼?”
“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离死也不远了,那个鬼还要害我?去害年轻人去不好吗?”
“这届年轻人可真是苦啊~”
···························
山前村,这就是要办阴亲的地方。
外省,坐高铁倒巴士,去就郊区,做黑车,早晨出发,傍晚到达。
“就着了,你们下车吧,八十~”
司机停在路边,山前村的路不好走,进去的是一个木头桥,不允许开车进去。
山前村山前村,自然是有山的,有桥自然是有水的。
地方倒是不错,就是落后了一点,不然的话,倒是个开民宿的好地方。
村里不久前刚死了一个人,刘老三家的儿子刘哲,他一开始只是失踪,村民们找了几天。
最后刘哲的尸体被找到。有人在打渔的时候,捞到了刘哲。
按照道理来说,这刘哲是在水里,应该漂起来才对,后来大家才知道,他是被水草给缠上了,游不起来。
最后结论是,不小心落水淹死。
善泳者死于水,这类事在山村并不少见。
不过,也有人说是有水鬼,将刘老三儿子拖下去当替死鬼,自己去投胎去。
这下可好,刘老三急着的不得了,儿子怎么可能做别人的替死鬼。
这不行,先按活人来办,所以他不着急出殡下葬,反而要准备阴亲,让他的儿子还活的一样结婚生子。
“喂喂喂,你这是要你的儿子组成鬼家庭,然后在死者的世界里播种,然后制霸亡者世界?很有想法啊!”
火影之超級輔助
张玄心中诽谤不已。
不过人有时候,你要是不逼一下自己,你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里,藏着多大的潜力。
现在都不兴土葬了,连这你的山村也是如此。
可刘老三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具女尸。
有这个本事和毅力,干什么都发财。
刘老三家并不难找,家挂着白绫,正在办丧事的,只有一家。
“你们来了~”
刘老三死了儿子,但是现在还有点点喜色。
因为他的死儿子要结婚了,他作为父亲的使命,算是达成了一些。
只是这个婚礼有些心酸,白发人送黑发人。
“节哀顺便~”
陈道长肃穆的稽首道,而后有恭喜道:
“恭喜你儿子讨媳妇了~”
“大师你坐~”
刘老三给端了个板凳,咨询起阴亲的程序来。
张玄也很好奇,这里死了人,但是没有什么鬼气,或者说张玄没发现。
“这个阴亲啊,也得选日子,黄道吉日是不行的,选个阴气重的日子,活人呢,是不能参加的~”
陈道长便把阴亲的忌讳一一说明,张玄听了半天,便大失所望,便不再去理会他。
不过,他倒是很好奇,这个女尸,是那里找来的。
吃了顿白事宴席,张玄去了隔壁家睡觉,而陈道长则留在刘老三家过夜,指点这阴亲事项。
晚上张玄没有什么发现,而是和李红袖发了一晚上的短信,很愉快的睡着了。
······················
“喂,你没事吧?昨晚没睡好?”
张玄看着吃早饭都打瞌睡的陈道长,便问了起来。
“是的,昨晚没睡好,老是感觉有东西再吵,哪里睡得着啊!”
陈道长打着哈切道:
“但是又一点鬼气都没有,真是奇怪!”
“你都看不出来?”
张玄颇为意外,这陈道长其他的本事没有,但是查气的本事却是一流。
“就是看不来才怪啊~!”
陈道长有点紧张。
“那就是你年纪大了,耳聋耳鸣,晚上睡不着,白天嗜睡,都是很正常的!”
张玄笑道:“反正明天就结束了,你在熬一晚,后天就能拿钱走人了!”
“可是我没老啊,我现在还能看水卜樱老师呢~”
这陈道长倒是涉猎挺广。
对于阴亲,张玄不懂,陈道长倒是如鱼得水,在这个乡村里面,很快就建立起了威信。
还抽空给人算了命。
“今晚就是阴亲的好时辰,你们听我说,这两个棺材要这么摆放~~”
陈道长干起活来,倒是很有精神,连刘老三也焕发了活力,给儿子做最后一件事情。
入夜,有月。
不过和陈道长算的一样,7点之后,便是乌云遮月。
这手绝活,让村里人心服口服。
这倒不是因为陈道长算得准,而是因为手机里面,有半小时天气预报。
“喂,你别走啊~”
晚上阴亲,其他人都按照陈道长的吩咐离开,但是见到张玄离开,这陈道长急忙叫住了张玄。
“我就是去小便,你不用紧张!”
张玄摇头道。
“那别去太久啊~”
陈道长紧张道。
农村的厕所,后面是大坑,前面是蹲位,蹲位直通粪坑,黑灯瞎火的看不清。
“兹滋滋~”
声音不对,改变方向。
機甲傳說 蜜S蜂
“啪啪啪~~”
这次尿对了,至于撒了多少,这一点在乡村倒是很包容。
絕代修神
“啊~你快来啊~”
张玄还没来得及抖,外面陈道长就大叫起来,张玄急忙中止小便,立刻回到院子里面。
“什么事情?”
张玄环顾四周,什么都没有。
清穿之奶娘 紅顏禍水
“有人在看我!有双眼睛在看我~”
陈道长大叫道,一点没有高人的矜持。
“哈?你以为你是明星啊?看你?”
张玄摇头道。
“不是啊,是真的!有人在偷看我~”
陈道长紧张道。
“你不是在布置洞房吗?怎么出来了?”
“早就布置好了,现在是他们洞房的时候~”
“两个死人洞房?”
“就是那个意思而已,又不是活人~”
“穿红衣服?”
“阴亲也是结婚,自然是一身红啊~”
“你忘了?死人穿红,是要变厉鬼的~”
“我活这么大年纪,已经二十多年没遇到了,你猜我信不信?”
“你再感受一下婚房试试~”
“那你等着~”
陈道长刚一感觉,就被那强大的阴气吓的跳起来。
“啊~完蛋了,这里阴气大作了,我们完蛋了~”
“行了,你也一把年纪了,叫这么大声合适吗?”
张玄摇头道:“你先退到一边,我去看看情况~”
“那你小心点,你只要惨叫起来,我立刻就回去叫人~”
陈道长急忙跑到院子里,这里有电线,电里的阳气很重。
张玄深呼吸一次,这里阴气太重了,几乎和亡者世界差不多,这就是范围不大,只有这么一丁点。
陈道长只见张玄的身上,泛起了层层铠甲,金色的法力流转,使得张玄和佛堂里的罗汉一样金光闪闪。
“祖师爷啊,现在还有人能修炼到这种地步吗?”
神魂變
陈道长大惊失色。
张玄走进了灵堂里面,但是只有空棺材,还有那纸扎的童男童女,二层小楼和汽车,以及一台纸电脑。
“你都烧了这么多东西,起码再烧个路由器啊!”
张玄摇头不已,便进入了婚房之中,婚房里面两个死人,一男一女。
新郎刘哲,是淹死的,身体浮肿又苍白,一对瞪得跟死鱼似的。
不知道是陈道长弄得,还是这尸体被阴气所激,所以眼睛才重新睁开。
新娘带着红盖头,坐在撒了莲子和花生的被子上,这些东西意喻着多子。
两个尸体之间,有个秤杆,是用来挑起新娘的红盖头。
张玄不是新郎,自然没有资格掀起,这个新娘的红盖头。
“你这是赖上我了吗?”
张玄摇头笑道,只见梳妆台上的镜子里面,张玄的后背上趴着一个红盖头的女人。
而在婚床的位置,那对阴亲新人都好端端坐着,没有其他异状。
镜子里的鬼新娘,两手搭在张玄的肩头,人爬在张玄的后背,红盖头都快碰到张玄的耳朵,
猪八戒背媳妇,就是这个样子。
“不怕我的阳气吗?还是我的阳气不够?”
张玄背着这个鬼新娘,倒是没什么感觉,自己的体表,四层金色铠甲,也感受不到阴气。
但是,这不科学。
张玄的阳气是阴气的克星,这鬼新娘趴着他的背上,阳气竟然没反应。
这有两个解释。第一,张玄中了幻觉,被这幻觉控制,
第二,就是这个鬼新娘的手段极高,用不知名的手段,转移了张玄的伤害。
至于是不是幻觉,很简单的检验方法。
张玄拿出了打火机,把里面的电弧器拿出来,对着自己的耳朵后面电了几下。
“哎呦,还真有点疼~”
张玄搓了搓耳朵,在去照镜子,但是镜子里面的鬼新娘还在。
事情变得焦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