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jme人氣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 txt-第747章 父女對線-z4xyi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甲板上,灰发的精灵与头带斗笠的熊猫人相视而立。阔噪的海风席席而过,扬起两人衣摆,于肃杀中溅落浪花,好似奏响一曲庄重紧张的乐章。
“陈师傅。”精灵绑紧头带,两腿微开,迎风而立,于风中飘散的灰发,好似海面上泛起的朵朵浪花,荡漾不羁,永无平息,
“兰小兄。”熊猫人压低斗笠,身姿随意悠哉,单一只眼透过其上缺口,却如刀锋利剑,直取眼喉心阴等致命之处,疾如浪涛,厉如长刀。
“往时没有机会,今日,我俩便借着酒兴。”精灵脚底向后摩挲,缓缓举起双手,竟是侧步摆出架势,“分出个胜负。”
捏着斗笠边沿,熊猫人稍稍遮住目光,lu出的嘴部,却高高扬起:“后生可畏,老夫岂能折了小兄的兴致。”
“不过,老夫有一事不明。”缓缓抬头,熊猫人的眼神再度凝实,好似化作一柄长剑,刺得围观水手们浑身生疼。
“哈哈。”精灵洒脱长笑,伸出手,挑衅似的勾了勾,“但说无妨。”
“何为胜负?”
海风突然停止了呼嚎,连海浪的声音都在这一瞬间变得沉寂低迷,两人间的空气,仿佛凝固起来,憋得他人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既分高下……”
两人同时缓缓举起双手,恍惚间,好似黑压压的乌云遮天蔽日,雷霆与闪电齐鸣,狂风携骤雨降临。
“也决生死……”
砰!
在凯特琳夺门而出的同时,那声音顿时成为了点燃火药的引信,只见两人踏碎脚下木板,如同一黑一白两束流星,瞬息间,笔直碰撞到一起。
“等等……”
凯特琳与吉安娜惊骇万分,同时出声想要阻拦,但奈何,那两人速度齐快,仅眨眼工夫,就已近半步之遥,下一刻,同时挥拳相向!
發個紅包去三界
“两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飞呀……”
“哈哈,我赢了,小兄弟你这反应还要再多练练啊!”
“不行,三局两胜!把你放在酒桶上的爪子松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你这是耍赖,吨吨……嗝!停下,别抢我的酒桶!可恶,休怪老夫下手没有分寸!”
……
一胖一瘦两个活宝在眼前围着那朗姆酒桶拳打脚踢相互争夺,凯特琳一时语塞,满头黑线,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无奈扶额,利刃小姐面带请求地看向了一旁的蓝龙女士。
“不去阻止他们吗,泰蕾?”
要阻止肯定一早就去了,泰蕾笑着摇头:“他看起来很高兴。”
黑色迷你裙
穿越之郡主傾國傾城 天藍貝殼
“是啊。”凯特琳干笑着,看到兰洛斯不顾形象一口咬在熊猫人毛绒绒的手臂上,惹得后者一阵惨叫,她狠狠翻了个白眼,“真是好雅兴。”
另一边,因为骚乱而得以解脱的吉安娜在看到两人只是玩闹后,也自然没了阻止的念头。只是,在听到泰蕾这样说后,她的思绪隐隐又有了纠结。
夙玥無雙
心头这淡淡的喜悦和轻松自在,是因为巧合下解除了尴尬,还是因为,那个坏家伙这番作怪呢?
——————————
飞行与海航的速度差距还是很大的,更何况耐普图隆的新娘号主要是以风帆为动力。兜兜转转找到泰蕾所说的港口,已经是第二天正午。
惡少獵愛逃妻
不同于记忆中的其他港口那般开阔,面前这个海湾别说遮风避浪,简陋到只有几个浮标作为标识,与悬停在大海中央几乎没有其他差别。
“你那个什么水多多不是要做海上贸易吗?就这?”将指挥入港的工作丢给大副,凯特琳来到船头,瞥了一眼兰洛斯,满是嫌弃地看着这片荒凉的海岸。
前方,沙漠、沙丘,以及熙熙攘攘的破旧木屋组成了一副相当寒碜的画面。如此惨淡的景象,对比兰洛斯当初所说的什么龙族精灵融资大联合的高逼格,相差甚远。
换了其他人,这会儿肯定羞愧得无地自容,可这精灵,却丝毫不觉磕碜。
“至少我没骗人。”
凯特琳沉默了好一会儿,强颜欢笑地回应道:“你太谦虚了。”
不过她不知道,兰洛斯并不是强装镇定。水多多的建立之初本身就并非商业性质,奎尔多雷的支援和蓝龙的行动重心,目前主要还是在青铜龙的圣地,时光之穴。
魔枢一役,让蓝龙们了解到永恒龙的时光之力无法作用在兰洛斯身上。按照计划,为了防止永恒龙从他们和精灵身上探知到兰洛斯的存在与意图,负责进击时光之穴的先头部队必须在兰洛斯抵达之前动身。
这才造就了这片区域目前这番冷清与惨淡。
很快,当舰船停稳,当地负责人也来到港湾迎接兰洛斯一众。
“你这家伙,可算是赶上了。”维林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不等兰洛斯在滚烫的沙子上踩实,上前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赶快,我们……”
女商攻略 似是故人來
“凯特琳。”没等两人开始交接工作和情报,跟着维林一同上前的老法师快步前冲,拦在了利刃小姐的面前。
方才还嘻嘻哈哈的船长眉头一紧,迎着对方严厉肃穆的注视,神色愈发凝固:“父亲。”
“你这丫头,居然独自一人跑到藏宝海湾,知不知道有多危险?你不要命了吗?”安斯雷姆一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指着凯特琳身后的海盗船和黑水海盗直接破口大骂,丝毫不留情面,“作为我的女儿,你却成天跟这些蛮横无耻的强盗为伍,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安斯雷姆本就是一丝不苟的严谨性子,再加上老来得子,几乎将凯特琳从出生到死亡所要经历的一切都完全规划和掌控。这种照本宣科的生活和教育,显然不是凯特琳想要的。
出门在外这么多年,凯特琳早已非当初的吴下阿蒙,听到父亲如此诋毁自己的选择和生活,她顿时就不乐意了:“您可以当作没有我这个女儿。”
“混蛋!你这……”这话哪个父母能听得下去?安斯雷姆瞬间炸毛,撸起袖管就要上前,却被眼疾手快的兰洛斯给拦了下来。
“我说你俩,这么多年不见,这种时刻多少也应该体现一下什么叫温情,好歹是父女,搞得大家都下不来台,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兰洛斯,既然你帮我找到了凯特琳,我之后自会有所回报,但现在你别拦我,我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没教养的丫头。”安斯雷姆这执拗性格自然是听不进精灵的劝告。
见到他这么多年来依旧这副模样,凯特琳脸上浮现起浓浓的自嘲:“父亲,收敛一下吧,我已经做出了我的选择,就算是头破血流,我也不会再回头的。这,可是你教我的。”
自己女儿对自己口中的‘教养’平平淡淡的反击,却比针锋相对更要效果显著。安斯雷姆收住前冲的架势,急促喘息缓和胸中的怒火:“我可没教你做一个海盗。”
“我也从没答应过你要成为一个法师。”看到安斯雷姆又要发火,凯特琳自信一笑,用大拇指指向身后的舰船,“而且你看,就算没有你的教导,我一样做得很好。”
“不过是区区海盗,哼!”安斯雷姆毕竟是死要面子的读书人,如今稍稍冷静下来,意识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顿时也挂不住脸,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快,直接拂袖而去。
兰洛斯叹了口气,两世都没有体会过父母之情的他并不能判断两人间孰对孰错。想要开口挽留,却被凯特琳按住了肩膀。
“我是他的女儿,我比你更要了解他。”利刃小姐叹了口气,随后眼神凶狠地瞪了他一眼,“等解决了他的问题,回头我再找你这个混蛋算账。”
無限征程
等到凯特琳跟着安斯雷姆离去,兰洛斯这才松了口气,至于这女人所说的算账,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毕竟自己也在这儿待不了多久。
耸了耸肩,精灵也不再去想着两父女的纠葛,转过头来看向一脸看热闹的维林:“说说吧,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