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cj9有口皆碑的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第九百九十四章 最後一回合-rclk7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在缓缓呼出一口气之后,达克终于从旁边的武器架上再次拿出一把剑。想了想后,他又拿出一把,两把剑都架在自己的腰间,缓缓地走出了天堂之光的休息区。
波克/孤影:“会长!”
“放心吧。”达克的双手按在剑柄之上,一边走,一边用那个依然温柔的声音缓缓说道,“对付人鱼之歌,我一个人,就已经足够了。”
————
“各位观众朋友们!刚才的比赛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我们谁都没有想到,在最后的关头天堂之手的会长竟然发生了情绪失控!他甚至攻击了自己的队友,最后甚至还想要攻击我们的观众!理所当然的,第四场比赛天堂之手亲自葬送掉了自己的优势,然后今天的比赛到达了令我们所有人都绝对意想不到的第五战!”
錦繡狂妃
“而更加惊讶的是,经历过刚才的会长暴走事件之后,天堂之手在这第五场比赛的出战人员竟然只有他们的会长——达克·光中光一人?!这是某种战略吗?还是说天堂之手内部出现了某些让人不安的因素?啊,现在天堂之手的其他所有成员似乎都没有上场的意思,看起来这一次真的是达克·光中光一个人的个人秀了!那么现在,我们来看看人鱼之歌这边的状况!”
这一点,倒是令艾罗非常的惊讶。
契約婚姻:老公是個gay
他惊讶于第五场比赛上场的竟然就只有那个达克·光中光一个人!
更惊讶于整个天堂之手中的凝聚力竟然远远比自己所想象中来的要差的多!
很显然,达克一个人上场绝对不是天堂之手想要在这一刻让这位会长独自绽放光芒。经过刚才的骚乱和攻击队友之后,天堂之手那边一定是出现了某种不和谐的问题。
这意味着什么?
仔细想想,天堂之手的其他成员其实和这位会长的接触恐怕并没有那么多。十一月份的三个任务,以及十二月份的许许多多的公会战斗达克其实都没有参加,与其说这个家伙是天堂之手的会长,不如说是一个空降人员来的更加合理一点。
而如此保护的原因?恐怕就是天堂之手这个公会本身就没有想过要一直维持这个公会的存在。
重生之動漫全才 斂鋒
冥界殿下從了我吧 沈淪的落雁
从冰心·雨后彩虹的情况来看,天堂之手真的是一个纯粹为了公会冠军战而创建起来的队伍,达克·光中光这个会长所需要的应该也就只有“公会冠军战冠军会长”这个头衔而已。这么一想,他们内部没有做过什么团队协作训练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不过现在,这种没有什么团队协作的做法,反而成为了天堂之手的优点,也成了人鱼之歌的弱点……
穿越之千年美人 楓木淩海
“会长,现在我们怎么办?”
玛歌现在正搀扶着起司,让他努力愈合腰部的创伤,一边问道。
艾罗看了看自己这边的阵容,略微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峻……我本来以为对方还是会派出五个人,这样的话只要再刺激一下达克·光中光,他就会继续暴走,继续攻击队友。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继续坐收渔利……果然,相同的战术只能使用一次啊。”
“我……我还能战……!”
起司一只手搭在玛歌的肩头,一只手努力抓着自己的下半身,让肚子这边努力融合起来。这场面看起来有些渗人,但是一想到这名血族现在如此努力依然是为了自己的公会,艾罗还是觉得他现在伤口愈合的模样也有些可爱起来了。
艾罗点点头,说道:“好吧,等会儿还是老阵容,起司,玛歌,忌廉,芭菲,还有娜帕。实在是对不起,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你们继续努力撑下去。而且这次的战斗更加惨烈,如果把那个家伙惹怒了,他就会变得更加疯狂。所以,我们最好是能够在尽量不伤到他的情况下,采取一击必杀的技巧干掉他。嗯……我需要芭菲的花粉和香味作为诱饵,然后起司,你的伤口还没愈合,尽量在远处使用短枪吸引他的注意力,玛歌的魔法限制他的行动,最后忌廉,我需要你的技术,进行一次准确而完美的击杀。”
忌廉等人点了点头,可是等到艾罗说完这些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从刚才开始就没看到芭菲,不由得微微一愣,转过头说道:“芭菲呢?怎么没看到她?”
旁边的酥塔接触到艾罗的眼神后,立刻向着旁边的走道那边张望了一眼。这个时候艾罗才意识到走道那边现在挤满了花妖精。甚至,就连那个大个子布莱德,现在也是浑身绑着绷带,一瘸一拐地站在那里。
“芭菲?芭菲怎么了?!”
艾罗心中一凉,连忙走上前,伸出手搭住布莱德的肩膀。
願無深情共余生 跳海躲魚
在来到布莱德身旁的时候,他也发现可可现在也在这里。
布莱德的手里捧着芭菲,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紧张,也显得沮丧,泪水都快从他的眼睛里面流淌出来了。
可可现在脖子上套着一个大大的脖子固定器,双手都支撑着拐杖,说道:“会长哥哥……芭菲她……她不会死了吧……”
絕色女傭兵:笑看天下
“放心吧,死还没那么容易。”
蔷薇从芭菲的身旁盘旋而起,缓缓说道——
江湖唯一玩家
“她和你们人类不一样,你们的牧师施加保护魔法的时候也没有进行过什么调整,所以导致施加在她身上的保护性魔法有些太弱,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不过放心吧,稍稍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只是现在恐怕参加不了战斗了。”
听到芭菲无法参战,艾罗显得有些急了,他皱着眉头歪着嘴,刚刚想要说话,但却看到旁边已经落下泪来,担心得不得了的布莱德,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算了,不提这个话题了。
“既然如此,那你们都先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安慰好布莱德,艾罗轻轻拍了拍他的背,笑着安慰道。
回去回不去的
那边的可可连忙用拐杖走过来,说道:“会长哥哥!现在的战斗……是不是……特别焦灼?我听说好像是最后一战了呀!缺人吗?如果缺人的话……我上!”
艾罗很高兴这个死灵小法师有这么一种奋不顾身的精神,但是看看她现在这种完全不比布莱德差的包裹待遇……还是算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当下,艾罗轻轻揉了揉这个小姑娘的脑袋,算是当做奖赏。再宽慰了几句让她跟着布莱德一起回到医务室之后,这位会长脸上的笑容才渐渐地变成严肃,转过头,走向自己的休息区。
“怎么样?需不需要勇者装备的服务?”
蔷薇在艾罗的面前飘过,面带那种清冷笑容,缓缓说道。
艾罗也没有功夫理会这个现在已经变成推销员的花妖精,他回到自己的休息区,看着现在还能上场的四个人,深吸一口气,说道:“拖时间。能拖多久拖多久。不过就是三十分钟,很容易就过去了。加油!”
这种鼓励有用吗?
艾罗也希望能够有用。
毕竟,这次面对的可是公认年青一代中最强大的天才,天堂之光公会下一代的继承人!
如果说对方上场了五个人,最后因为达克的狂暴而干掉其余的四人的话,那毫无疑问对于天堂之手是一种极大的信心动摇。
但,现在对方就只上了这么一个人……如果达克狂暴,那么也只会干掉自己这边……看起来似乎场面一样都是五对一,但是从士气上来说,可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啊……
因此,当艾罗目送着人鱼之歌这些已经伤疲交加的成员们一个个地走上场,准备迎接最终挑战的时候,他心里也是有些没谱的。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
“艾罗会长!艾罗·加西亚会长!”
冷不丁,那个站在场上的达克开了口,呼唤了艾罗的名字。
“你难道不上场吗?你们现在只有四名成员了,还可以上来一个。这次的战斗是这场公会冠军战最后的战斗了,难道你不想来一个会长对会长的最终决战吗?”
达克的语气显得比较轻松,暂时还听不出他口气中有什么情绪问题。
而正是在他的这种近乎调侃的语气之下,一旁的观众们也是将目光纷纷转移到艾罗的身上。他们的眼神已经毫无疑问地表达出他们想要看到一场“大决战”的色彩了。
“会长大哥哥加油~~~!”
奇果现在也把双手挡在嘴巴前,冲着艾罗这边大声呼喊。
而这个声音穿过那逐渐沸腾的人声,进入艾罗的耳朵里的时候,让他不由得微微一怔,转过头,看着那个小女孩所在的方向。
下一刻……
艾罗轻轻咬了咬牙,终于抬起脚,踩上了这片战场。
哗————
顷刻间,整个场地都为之沸腾了起来。
唐人街13號 冥靈
在人们的欢呼与雀跃之中,艾罗看着前面的忌廉,玛歌,起司。随后,那只小白猫跳上了他的肩膀,在他的脸颊上蹭了蹭。
不管如何,此时此刻,人鱼之歌依然还是用满员的情况迎战天堂之手的公会会长,至少也是展现出了自己的气魄,不是吗?
“真是太令人惊奇了!人鱼之歌的会长竟然也上了战场!根据我们这边得到的情报,人鱼会长艾罗·加西亚自称没有任何的战斗根基,也没有任何的魔法亲和。在之前的整个公会冠军战中全程都没有动过一次手!没想到,现在这位会长竟然真的亲自站到了比赛擂台上来,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真的是太让我们惊讶了!我现在真的很好奇,这个艾罗会长究竟会展现出怎样的战斗技巧来惊艳我们所有人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啊,现在教廷的牧师们已经上场为双方选手施加防护魔法了!”
两方人马站定。
人鱼之歌这边的五人面对着天堂之手那边的一人。
教廷牧师们站在双方人马的面前,一边施法一边说道:“这次我们给你们多加一点防御魔法,等会儿战斗的时候记得多少收敛一点,知道吗?!”
艾罗微微一笑,等到一名牧师给自己添加好防御魔法之后,他双手叉腰望着前面的达克,笑着说道:“我本来还以为你会带着一帮子人上来,没想到你竟然会选择一个人?你就那么有信心可以在三十分钟内干掉我们四个人以上?”
对面的达克现在也已经被施加好了魔法,他的双手再次按在了剑柄上,沉默片刻之后,缓缓说道:“对付你们人鱼之歌,我应该用不了十分钟。”
艾罗一拍手,笑道:“是啊是啊!如果是那种狂战士状态的话,的确是用不了十分钟呢!你的狂战士形态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我都现在的双腿都还在颤抖呢!”
达克脸上的那一抹温柔却是在这一刻淡淡地消失了。相反,他缓缓地拔出腰间的双剑,略微呼出一口气后,摆出迎战姿态。似乎只要等到对面所有人都上好防御魔法之后就立刻开始动手。
不过,艾罗可没有打算就这么结束。他探出头向着天堂之手的休息区张望了一眼,笑着说道:“你们公会里面,你就连一个知心的都没有吗?”
艾罗现在可不是没事找事说胡话。
他知道面前这个达克的心结,也基本上猜测出他有多大的麻烦。因此,能够多扰乱他的心神一分钟,人鱼之歌就多一分钟的优势。如果现在能够双方坐下来好好聊天聊个三十分钟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可对于艾罗的询问,达克却是在略微呼出一口气之后,闭口不言,仅仅只是维持住这个战斗姿态。
艾罗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嘴唇,笑着说道:“唉,有的时候我还真的挺羡慕你的呀。能够有那么强的战斗力,即使是在平时不发狂的时候也可以那么强。不像我,我就只是一个没有什么能力的普通人,经营这么一家公会就是我目前最大的愿望。如果我能够拥有你这样的实力的话,那么我就一定是自由的!这个世界上我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可真的是太棒了!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