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d7k火熱連載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星之煌-第四百一十五章 想要我的財寶嗎?那便去找吧!讀書-ltwyb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羲皇面色颇有自得。
不得不说,他妹妹的操作很有灵性,很胆大包天,优秀的快没朋友,秀的他这个专门查账的大佬都曾经一脸蒙蔽。
联合多方顶级boss,暗中都已经要把洪荒给翻过来不止一遍,所有对公、对私账户都被审查过上百次,以此进行侦查……
但即使这般,收获也寥寥,一笔根本无法查找到的资产,都快成为了羲皇的心病。
可有道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峰回路转!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伏羲满心舒畅,脸上是无法抑制的笑容浮现。
“唉,我也该反思反思,加强戒备了……”
“灯下黑的反杀,小娲她已经融汇贯通,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是神鬼莫测。”
“直接在我眼皮底下瞒天过海,藏在了我几乎永远无法发现的地方。”
谁能想象?
被查账的角色,竟然把金山银海,埋藏到了主持审查资产巨头的床底下!
这就离谱好吗!
智慧如伏羲,为此忙活了多少年……在天庭上班的日子,十有七八是要打请假条的。
在许多外人眼中,是老领导在颐养天年,对工作失去了兴致。
然而,人前放松,人后奔波,天天熬夜,想方设法的查证,是不是女娲转移资产的速度太快太猛,甚至于都超过了他审计的速度?
直到现在,被上了一课。
“什么叫以不变应万变呐?我愚蠢的哥哥!”
——如果原本的轨迹延续下去,或许有那么一天,将会发生上述的对话,出自一脸豪横端坐在太师椅上的人族扛把子女娲口中,大剌剌的摆着家主的架势,身形后仰,在娲皇宫里教育批评青帝,使劲的扬眉吐气。
然而……没有如果了。
“你有灯下黑,我有神卧底。”
“你身边聚集的祖巫ꓹ 真以为就全是心向于你吗!”
調戲與反調戲 無言勿語
“十二祖巫里面,可是有好些个卧底呐!”
羲皇嘿笑着ꓹ 与此同时伸出了罪恶的手,对着那些玄黄功德堆垒而成的连绵大山虚虚一抓。
而后,便发生了一件让女娲知道ꓹ 绝对能使她精神抓狂、血压升高的事情,会令她感觉到高处不胜寒——
啊!
这天台的风儿ꓹ 好喧嚣呐!
熟悉的气息。
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配方。
这就是被抄家、私人金库里空荡荡的让耗子都要流泪,哀叹女娲大人的人生悲壮惨烈的故事重演吗?
“嗡!”
千山破碎ꓹ 都化作了最纯粹的玄黄功德水流ꓹ 环绕着伏羲的身影。
紧接着,羲皇手一翻,那水流便自发汇聚于他的掌心,无限的压缩凝练。
一枚币状物,因此成型。
似乎还嫌不够。
当娲皇的私人家当消耗干净,羲皇又悠哉悠哉的抛出本次坐庄所得。
虽然从普通的大罗身上薅羊毛,对比起缴获女娲的私产ꓹ 根本没有办法比较。
但是。
当被薅羊毛的大罗数量一上去,便很可观了。
哪怕依旧比不得女娲的第二府库ꓹ 可差距已经肉眼可见ꓹ 不再是天壤之别。
此时此刻ꓹ 又是一条金灿灿的功德河流出现ꓹ 被熔炼于其中,千锤百炼ꓹ 最终定型。
巴掌大小的功德币ꓹ 有正反两面。
正面烙印纹刻头像ꓹ 正是属于伏羲,是他那威严帅气的面庞。
反面ꓹ 则有日月星辰、山川河流、诸天万象等等,交织玄奥悠远的法理。
阳光洒落,隐现苍生万灵,在其中生存活跃,就像是一个微型的洪荒宇宙被封存在其中。
“洪荒天地银行特版纪念币!”
一排细密的小字,排列在这枚功德币的边缘,闪耀着耀眼的灵光,标明了出身根脚。
“嗡!”
徒手造币完成,伏羲轻轻吹了一口气,顿时有清越的鸣响声响起,经久不消。
“唔……好多年过去了,本人造伏大头的手艺,还是没有减多少嘛!”
羲皇弹指一抛,这枚浓缩了浩瀚功德的金币便上下弹动着,璀璨而辉煌。
把玩片刻,等兴致下去了,他才将此币纳于掌心。
“我的好妹妹啊!”
伏羲自言自语,脸上充斥满了极度恶趣味的笑容。
“做为兄长的我,怎么忍心让你孤军奋战呢?”
“照你自己的说辞。”
“最后要是输了,这些气运功德,都是要补偿加盟者和打工手下的。”
“这良心是良心了,但从资源的最大程度发挥来说,实在是大不妥啊!”
“既然干着造反的买卖,就要有造反的狠辣和果断。”
“所以呢,还是让你老哥我来帮你一把为好,将所有的资源都砸进去,要么大成,要么大败……你也要对兄长有信心,明白在我的安排下更能创造价值,增添那么一丢丢的胜算。”
他似乎在跨越时空,与悠悠岁月后的女娲对话,又像是在坚定自己的内心——叛逆妹妹就要往死里坑!
“当然。”
“为了避免事后你埋怨我,使劲的记小本本。”
“批判我是无良兄长,做事缺德冒烟。”
“机会呢,我还是会给你的。”
说着笑着,羲皇不知从哪取来了一块精铜,火光乍现,漫不经心的炼制成一枚印玺。
这过程中,他顺手一塞,将神物自晦的功德币放入里面,严丝合缝,完美无瑕。
当印玺塑形完成,功德币也就给封存在其中,等闲看不出破绽。
“唔……这些年来,风氏经营的红红火火,本身也为人族核心。”
“却没有一个象征器物,代表权威,实为不妥。”
“既如此,便用此印,为人主之证,诠释威严,号令四方,承接正统之名。”
伏羲转动印玺。
此印上有九龙扭结,隐喻数九为极,还有眼下的龙师龙官。
印座诸面,表五方五色天帝之尊号,不具其名,只叙方位。
东方天帝青帝!
西方天帝白帝!
南方天帝赤帝!
北方天帝黑帝!
中央天帝黄帝!
最后,在印面上,则是有大道阴符,上书八字——
掌天执运,人族永昌!
“此印,当为风后掌印。”
伏羲眼神玩味,“自本任开始,代表人王权威。”
“我的妹妹啊!”
“你可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哦?”
“这枚印玺,将会一直放在风氏祖庭,你每天都会跟它照面。”
“你不是跟我玩灯下黑么?现在我也来给你玩玩这个游戏。”
“只要你率先摔碎它。”
“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
“但你要是没有参透?”
終極炮灰 冷冰寒
“那,可就不好意思了。”
“不仅如此……等大劫落幕了,我还要主动告诉你真相,让你明白,你离这些财富曾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杀人且诛心……我还是当年的我啊!”
羲皇轻笑着,手微微晃动,这枚印玺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它再现时,已是到了风氏祖庭,落在当任风后——庖栖的手中。
正在处理公务的庖栖看着,眸光眨动,也是笑了。
他将印玺纳于袖中,将侍者唤进殿堂,从容开口,“我闻首山有铜,材质上佳,适合铸器。”
“你传我号令,调遣人手,收集一批上好货色过来。”
“我欲铸印,以释权威,薪尽火传,圆满体制。”
他站起身,淡然自若,“风氏,非我一人之风氏,而是所有族人的风氏。”
“个人崇拜,要不得。”
“当将本座形象抽象而出,寄托器物,以便后来继任者能最快效率掌握大权,推行方针。”
“遵命!”侍者立时躬身行礼,表示明白。
话毕,他转身退下,雷厉风行,带着命令奔走而去。
恰逢此时,有风里希一脸懵逼的从外进来,眨眨眼,又眨了眨眼。
太古蒼穹變
而后她本能摇头,未曾将此事放在心上,自顾自的拿着根竹杠,尝试的敲啊敲。
“老哥啊!”
她声音拉的很长,满脸笑嘻嘻,“你刚刚发了一大笔财,能否接济一下小妹我?”
“接济你?”
庖栖似笑非笑,既没有点头应下,也没有当场驳回,只是道:“这也不是不行。”
“过些时日,等我寻个妙处,安置妥当,进行藏宝。”
“那时候,欢迎你来寻找……若你本事足够,全部找到,都予你又何妨?”
“真哒?”风里希将信将疑。
“我骗你作甚?”庖栖意味深长,“气运功德这东西,我早已过去了在意的阶段。”
“况且,先前也是扯了巫妖的大旗,于情于理都是该给你们机会。”
“一点不分给你们,你们难免背后有怨念;要是直接平分了呢,我本人也不太甘心。”
“再说了……既然是因为赌博而收来的黑钱。”
“那么干脆,大家也来一场趣味寻宝,赌赌运气,也不失为一桩乐事。”
覆雨之若水
“想要我的财宝吗?”
“那便去找吧!”
“我将它们都藏在不周山的一个角落里,等待那最特殊的幸运儿!”
庖栖大笑着说道。
“唰!”
风里希的眼神,在这一刻闪闪发亮,亮的骇人。
“寻宝啊……我最感兴趣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
“你可不能忽悠我啊!”
“放心放心!”庖栖语气间莫名了三分,“这次寻宝,我保证公平、公开、公正,零入场费,超大额回报……”
……
人族里面,暗流开始起伏,命运的车轮缓缓转动。
而在巫族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前锋大战,险些引爆全面死斗,巫族与天庭互相掂量底牌,各自领袖都有巨大的触动与收获。
当然相对应的,就是不小的流血和付出。
若非最终和谈,互换俘虏。
那么此战过后,洪荒天地增添个数十件先天灵宝,一点都不成问题。
也因此,祖巫们忙开了。
尤其是女娲——后土。
这位大佬,一边召集人手,准备开会。
一边派遣化身,跟之前血战遭殃的大巫进行谈话——
军事上的思想工作,她是铁了心要做到位。
在巫族大本营中走动,安抚那些为族群血战牺牲的手下,因公受伤,疗养期间一切待遇从优,还有相应的功勋积分,能弄来好些助益功行的功德气运。
经过女娲一番很难说清是真诚还是作秀的表演,广大的普通大巫群体,坚定了战心,凝聚了斗志,纷纷表示在伟大的娲皇殿下率领下,他们必将奋斗整个时代纪元,为颠覆邪恶天道的统治流尽最后一滴血!
对此,女娲亦是声情并茂的发表演讲,表明此战已尽探天庭虚实,胜利就在眼前!
殺手修仙 默默一生
前锋大战,巫族虽和犹胜!
同志们的牺牲,并没有白费!
一个个的,且耐心养伤,调养神意……待到他日,杀上天庭,踏破诸天!
女娲鼓舞士气,振奋人心。
一时间,不周山巫族军营中充满了昂扬向上的呐喊声。
与此同时。
属于顶尖大巫乃至是祖巫集体的专门会议,召开了。
相较于对普通大巫时那般轻松欢快的语气神情,在这里……女娲就要肃穆郑重太多了。
“天庭不好对付。”
“鸿钧还留了一手。”
“这些都是问题。”
女娲敲了敲桌面,“各位,你们怎么看?”
“天庭虽大,却人心散乱。”
帝江祖巫一本正经的发言,“鸿钧虽强,却内外掣肘。”
“帝俊过河拆桥的本领娴熟,前脚才利用完天道加持,后脚便一脚踹开,主动清洗天道对妖族得枷锁。”
“因此,我个人认为——宜缓攻,不宜速击!”
“适当放养帝俊的野心,加强他对天道的抵制心理。”
“附议!”烛九阴祖巫颔首道,“帝俊野心勃勃,不甘人下,有养寇自重之心……既如此,我们可成全他。”
“不过,放养也要有度。”
“这位妖皇,终究也是个有能力、有大局观的。”
“纵使想摆脱天道控制,却也不是只会削弱天庭力量。”
“由情报可知。”
“他已经同意东华变法,支持东皇太一改变军制,调整诸项政策指令……这都是巩固壮大妖族根基的策略。”
“等时间久了。”
“天庭便会从底子上变强!”
“我们要卡一个特殊的时间。”
“是变法尚未圆满、利益失去者反扑;是军制变革将成未成、战力难以发挥圆满;是帝俊信心满满挣脱鸿钧控制,皇权与天道神权摩擦最激烈……”
“这个时机,才最适合全面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