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ukc人氣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兩百七十八章 根枝復歸虛讀書-piwyn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内层某处荒域之上,张御其中一道化影出现在了上空。
他的化影乃是由自身一缕心光汇聚而成,可即便如此,也是玄尊层次,足以应付内层绝大多数的事机了。
此刻他往下望去,下方遍布着高低错落的石窟塔殿,这些建筑全是在天然山体之上修建雕凿出来,不难看出,这里原本也是一个兴盛的国度,可不知何时已被废弃了,如今只能从夕阳余晖中看出往昔的几分壮丽。
目光一路顺此向下,直接望到地底深处,很快见到那里埋藏着一根巨大无比的根须。和他事先猜测的一般,果然是一截伊帕尔神树的残根。
伊帕尔神树生机无限,能够自行改换周围的天地环境,应该是此物在断裂之后,散发出来的生机吸引来许多生灵到此聚集,并在此物之上建立起了一个繁盛国度。
天才
長生歸來
不过神树外散的神性力量在断裂之处弥合之后,便又收敛了回去,周围天地环境也就不复以往,这个国度存在的根基失去,便就彻底消亡了。
他这时眉心一闪,一道神光照落到了下方。那庞大到能把周围山脉都是囊括进来的根须,竟是于短短片刻之间干枯腐朽,化散融入到了脚下这片大地之中。
这是他将这物之内存在生机完全收归到了神树自身的神藏之地中,而后会将其中一部分渡入到那东庭玄府所栽种的那株神树之上,似若他之前收获的那些枝节也同样是如此处置的。
同一时刻,东庭玄府星台之上,张御化身站在玄府高庭之中,看着前面的神树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又是明亮了几分,那里每一片枝叶都似在欢欣鼓舞,洋溢着勃勃生机,上面那头栖居的凤鸟则是展开翅翼,高亢长鸣。
那些派遣去的化影正逐渐将那些根须填补回来,根据他推断,神树树根即便无法全部寻回ꓹ 恢复到原来五六分的旧观却是可以的。
而从现在的发现来看,内层之中产生的共鸣的除了少数散落枝干ꓹ 大部分都是神树的根须,那么存于外层之中的,很可能就是树冠部分和剩下的残干了。
虽然他目前对于这神树的需求不是特别迫切ꓹ 可若是能让这个可用于补养寄虚之地的法器更是完善一些,他还是十分乐意的。
毕竟在摘取寄虚功果后ꓹ 下一步的修行,就是在于提升自身的同时再不断往寄虚之地寄入神气ꓹ 此神物无疑能在此过程中帮到他ꓹ 既然现下机缘忽然出现在眼前,他又怎么能错过呢?
他往天穹之中看去,心下思索道:“看来需得往外层走一回了。”
虚空之中,那神像在被施道人青气所化的五指收紧捏拢之后,内部那个模糊的身躯轮廓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也是在反抗挣扎之中。
那神像居然顶着大手抓拿,撑开双臂ꓹ 抓拿住周围的枝叶,强行自里挤了出来ꓹ 而在其身躯暴露在外的时候ꓹ 自有一股神性灵光绽放出来ꓹ 在昏暗虚空之中显得格外耀眼。
施道人略觉意外道:“倒有几分蛮力。”
他也是把法力一催ꓹ 那五指先是稍稍松了下,而后再次向内一收ꓹ 这一次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更大ꓹ 将那神像猛地重新镇压了回去ꓹ 可见整个这一截枝节都是骤然缩小了一圈。
余常神情并没有放松,他看得出来这东西仍有余力ꓹ 而且内部还有一股力量似要爆发出来,恐怕没这么容易被压制住。
但施道人也同样没有拿出全部本事来,其人似是以神通手段迫压此物,以试出其来历,也是如此,他并没有上前帮衬,而后在一旁戒备,随时准备施以援手。
就在这时,训天道章之内忽然传意到来,他看有一眼,神情一肃,道:“晁廷执,不知有何交代?”
晁焕道:“余玄尊,玄廷望你和施玄尊能将这神像降伏住,暂时带回外宿看押,稍候当会有道友前来接引,二位莫让此物逃脱便是。”
余常肃然道:“谨遵谕命。”他从训天道章之中抽神出来,道:“施道友,玄廷望我等能活捉此物。”
施道人一脸轻松,道:“这却容易。”他往外一抖手,便有一只锁环金圈从袖中飞了出去,在半途之中化为千百之数,密密麻麻的光圈霎时透过那青气五指,落于神像及整个枝节之上,将之牢牢缚住。
此宝一落,神像内部本来正要爆发出来的力量立被压迫下去,只能在那里徒自挣扎。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施道人在得手之后,便神情一正,在那里不停诵念道咒,那神像在此咒言之中,身躯竟是渐渐缩小,最后化变为一尊巴掌大小的雕像。
施道人此刻伸手一拿,这雕像便从那些枝节之上脱离出来,落入了他掌心之中。
余常见此不觉称赞道:“常听人说起施道友这一脉掌持如意变化之咒,今回却是见识到了。”
施道人把袖子一抖,嘴角带笑道:“哪里,哪里,这东西其实还是有几分力气的,只是没有法器为护持,这才为施某所制罢了。”
余常道:“我听闻上宸天浑空老祖也是极为擅长咒法,却不知施玄尊对上此人,有几分把握?”
施道人沉吟一下,道:“我与浑空以往也曾论过法,只遗憾因他咒法伤人伤己,所以从来未能真正切磋过,这里高低不好说,咒法之用,全凭临阵机变,若非要说,那便是他胜我一筹奇诡,我压他一头变化。”
这时上方一道椭圆形的阴影出现,一道金光自落下,毕明道人自里踏步出来,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他看了一眼场景情况,这才打一个稽首,道:“两位道友,玄廷命我来此,将那擒捉之物带了回去。”
施道人把那神像往毕明道人那里一抛,道:“劳烦道友了。”
毕明道人接过之后,检查了一下,收入袖中,这时看向那一截地星大小的枝节,问了两句,才知是神像存身之地,他想了想,决定将此物也是一并带回,于是行渡过去,在上面落定下来,在等了二三十息后,金光一闪,已然是带着这东西一并离去了。
此刻上宸天内,赢冲正与浑空老祖说话,后者忽然神情一动,往某处看了看,赢冲道:“道友可是感应到了什么?”
極道美受
浑空老祖摇头道:“无碍,只是似方才有人提到了我。或许是哪位天夏故人,下来想会有机会照面的。”
赢冲点头道:“我招引寰阳,天夏自不会容我。”
浑空老祖道:“天夏近来一直在搜寻我们主天域和附从天域所在,那些附从天域也便罢了,只要玄尊能逃脱出来,即便丟了,也不算太可惜,可若是不加以阻止,主天域所在万一被天夏发现,那恐怕事机不妙。”
嬌寵貴女
赢冲道:“浑空道友可以放心,我遵照三位上尊的嘱托,已然布置了人手应对天夏修士,可以支撑一段时日,现如今不必太过担心。”
浑空老祖疑问道:“哦?不知道赢道友布了什么手段?”
据他所知,所有的上宸天玄尊现在都是在主天域内,其中大部分人正一同配合孤阳三人驾驭镇道之宝。
而附从天域的玄尊现在离了主天域的拘束,能守持自身不去暴露自身便不错了,也没可能出外对付天夏玄尊,赢冲又是哪里来的人手?
赢冲道:“有些事现在可以对道友说了。当初我上宸天被驱逐到虚空之中后,却是发现了一些东西。”
他从袖中拿出了一根枝条,“就是此物。”
極品小職員
浑空老祖看了看,感受到了上面浓郁生机,评价道:“此物倒与青灵天枝有些类似。”
赢冲道:“是有些相似,这东西当是属于此世之中某一个异神族群所有,似还能借得此物穿渡内外层界,只可惜此物早已断裂。
当初我等在发现此物之时,还发现了十来具强横异神的躯体,因其本身之神异,再加上这些枝干的遮蔽,未曾被虚空外邪消融,所以一个个都在长久沉眠之中。
傳劍
故是三位上尊觉得,或可将之稍加改换,把这些异神加以祭炼,若是成功,我等便可以获得十余个玄尊层次的护道将军了。”
浑空老祖道:“若是能如此,我上宸天添一个绝大助力。”
赢冲将树枝一抛,任其落了下去,道:“可是如今却是做不成了。要把这些异神祭炼成功,需要渡入青灵天枝之力,本当再有一百年便可成功,可是现在我们需要将青灵天枝所有的力量抽回来找寻寰阳派,同时遮护主天域,故是这等举动就不得不中止了。
而一旦中止,便就无法再继续,除非再从头开始,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拿了出来,虽然只祭炼成功了一半,最多只能支撑十余载,可至少还能给天夏一些牵制,给我们招引寰阳派多争取一些时日。”
星漢英雄傳說 之翔
浑空老祖沉默片刻,才道:“可惜了。”
赢冲道:“倒也无甚可惜,只是说明此物与我无缘,如今能稍加利用,倒也不枉费我们此前一番功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