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0k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美食從和麪開始-第1469章 老年人要的,是陪伴-0aiff

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徐拙把火关小,又搅着锅熬了一会儿,这才算是做好。
这一步不能省,只有开小火多熬一会儿,汤里面的食材才会稳定的悬浮在汤里,而不会沉淀下来。
要是刚变得粘稠就关火,汤里的结构的不稳定,用不了多久汤就会澥。
徐拙把火关掉,拿着碗开始盛。
严格来说,胡辣汤需要用木勺子来盛。
血夜異聞錄 耳雅
而且盛的时候,不能多搅动,只能顺着边或者顺着最上面的那一层来盛,只有这样,胡辣汤才能保证从头到尾都不澥。
当然了,假如熬的工夫到家的话,也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只是早餐摊上,都是以效率和利润为主,很少会长时间进行熬煮的。
这不仅增加成本,而且还耽误时间。
安王妃 寒衣燃燼
今天做的少,加上等会儿就会盛完,所以徐拙并没有特意用木勺子来盛。
他给大家一人盛了一大碗,每盛好一碗,还会淋上一点芝麻香油,浇上一点陈醋,最后再来点辣椒油。
豪門閃婚之霸占新妻
只有这样,一份好喝又美味的胡辣汤才可以端上桌。
刚刚徐拙熬胡辣汤的时候,另外几个大爷大妈觉得啥都没付出就吃徐拙的有些过意不去,所以特意回家做了一些水煎包葱油饼之类的美食,这样既能搭配胡辣汤,也能显示自己不是白吃白喝的。
这些吃的,让老杨头很高兴。
他家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哪怕过年,家里的人也是匆匆来匆匆走,有去马尔代夫度假的,有去瑞士滑雪的,还有去巴西冲浪的。
每个人都过得多姿多彩的,身为一家之主的老杨头反而被冷落了。
现在,街坊邻居齐聚一堂,再加上徐拙这个后辈,让老杨头很开心ꓹ 觉得手中端着的胡辣汤,也更香了。
其实老年人对美食并不是多看重ꓹ 一个京城三环内十几套房的人,真啥都没吃过吗?
人家要的,只是陪伴而已。
给大家全都盛完之后ꓹ 锅里剩下的差不多还有大半碗,徐拙用勺子盛出来ꓹ 和那群老人一块儿,在老杨头家的客厅里吃了起来。
他这种不见外的做派ꓹ 让这群老人更加喜欢ꓹ 连对他的称呼,也从小徐变成了小拙。
叫小徐,那只是把徐拙当成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而喊小拙,就等于把徐拙当成了自家人。
称呼不通,代表的意义也不相同。
徐拙这两年一直跟老年人打交道,经验比较丰富,所以在喝胡辣汤的时候ꓹ 他也一直没闲着,不停的夸身边的这些老人。
夸他们葱油饼做的好吃ꓹ 夸他们水煎包做的地道ꓹ 夸他们胃口好ꓹ 夸他们身体棒ꓹ 反正有什么优点就夸什么优点。
没有优点就创造优点,总之要让所有人都开心。
情到深處是陌路
搜神記 末日詩人
老年人其实跟小孩子一样ꓹ 需要夸奖ꓹ 更需要来自年轻人的认同ꓹ 这样他们才不会觉得自己没有用。
而徐拙今天下午的表现,让一群老人从头笑到尾。
这种笑容ꓹ 也就大年三十晚上,全家人坐在一块儿吃年夜饭才会有的。
“这胡辣汤的味道真不错,我去中原那么多次,都没喝到过这么好喝的胡辣汤。”老杨头一边吸吸溜溜的喝着,一边夸徐拙的手艺好。
这当然好喝了,毕竟是A级技能。
不过老杨头觉得好喝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心里高兴。
心情好,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徐拙笑着说道:“您要觉得好喝啊,以后等我那店开业了,早上去我们店里吃早餐,店里每天都会变着花样做早餐吃。”
老杨头愣了一下:“你那店里还卖早餐呢?”
“不卖,员工餐而已,不过我们店里的员工餐比较讲究,回头您想吃了可以去店里,咱都是街坊,免费吃。”
徐拙卖了个关子,他没有说那种天天给老杨头做胡辣汤这种一听就很假的话,而是介绍了店里的早餐。
这早餐因为是员工餐,所以每天肯定都会做。
要是想吃的话,早上溜达着去吃就行了,反正徐拙的新店就在小区外面,很近,也很方面。
老杨头一听,笑呵呵的答应了下来。
不过他可没准备白吃,而是主动说道:“这两天,我租出去的房子会陆陆续续到期,等我全部收回来之后就交给你了,房租你随便给点就行,我不图钱,只要能给你们年轻人行个方便就成。”
妥,这算是通过考验了。
徐拙心里很高兴,员工能住这么近,不管对店里还是对员工本人来说都挺好的。
不过他自然不会白嫖老杨头的房子,房租该怎么算就怎么算,到时候愿意住的员工拿一半房租就行,另一半店里支付。
帝國戰紀
当然了,假如想自己租房子也行,店里该出多少房租还出多少房租。
三环内的房租都很高,假如在五环边上租房,房租能便宜很多,不过相应的,通勤时间也会变长很多,这就看员工自己的取舍了。
这事儿徐拙只是出面谈下来,具体的合约什么的,回头还是让唐晓颖过来跟老杨头谈,谈好之后再签署一份合同。
師傅不好當 字母b
不管什么样的人情关系,最终还是需要用合同来落实,这样对双方都好。
胡辣汤喝完之后,好几个老人都表示没过瘾。
没过瘾也只能这样了,这玩意儿热量太高,这又快天黑了,还是少吃点为好。
等大家放下碗筷,徐拙又把刚刚卤好的那些牛肉从厨房端出来,一人送了一块。
这些牛肉的味道,说实话比不上徐小厨旗舰店的肉,因为今天做的卤牛肉没有老汤加持,吃起来总觉得味道不够醇厚,有些单薄。
不过这群老人还是很高兴的,他们一人一块卤牛肉分了之后,给老杨头剩下一块最大的。
临走前还跟徐拙打招呼说,回头老杨头的房子不够住的话,他们也能帮着想办法。
跟他们告别后,徐拙离开小区,来到前面这会儿还在施工的装修现场。
贺国安看着徐拙两手空空的回来,好奇得问道:“事儿搞定了?”
徐拙点了点头:“搞定了,十几套房子,都按三室一厅来算,一套房子能住六个人,十几套房子的话,至少能住六七十个员工,差不多应该够用了。”
沈香劫
员工不是全都在宿舍住,比如贺国安已经他的徒弟们,在京城都有自己的住处,自然不会再跟底层的员工一块儿挤。
这会儿已经快晚上八点了,徐拙看着贺国安问道:“你咋还没回去呢?要不找地方一块儿吃点饭?”
贺国安笑了笑说道:“刚刚装后厨用的灶具,我在这盯一下,这会儿没事了,确实得吃点东西了。
附近有家羊蝎子不错,要不咱一块儿尝尝去?”
徐拙刚刚并没有吃饱,他答应了下来:“你说不错,那肯定非常棒了,走走走,尝尝去,好久没吃过羊蝎子了。”